魅丽图书 
杂志期刊 
人气推荐
当前位置: 魅丽图书 > 现代都市 > 图书详情

追尾

(1人评论)

作者:潭石

标签:娱乐圈,双男主,兄弟情,现代都市

销量:2

立即购买 阅读电子书 加入购物车

商品参数
图书简介



编辑推荐

人气作者潭石重磅力作。娱乐圈,投资人×落魄小演员

迟明尧×李杨骁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做你唯一一个无关利益交换的朋友,真心换真心的那种。

他应该飘在天上,被柔软的云层包裹着,毫无顾虑地追逐着他想要的月亮。



新增出版番外《生日快乐》


作者介绍

潭石,长佩作者。

代表作:《追尾》《台风眼》《纸飞机》《青春期乌龙事件》


内容介绍

“迟少不会无条件给我资源吧?”

“条件嘛,你以后慢慢会知道,现在你只需要回答,这个机会,你要还是不要?”

“要。”



因为一场追尾交通事故,迟明尧和一个敢拉黑他的小演员做了一个交易。

最初,他只想本能地满足一下自己的恶趣味。

后来,他想和他做无关利益交换的朋友,想把自己的好运气都传染给李杨骁,

让他毫无顾忌地追逐他想要的月亮。




目录

一   追尾

二   酒吧

三   山上

四   面具

五   进组

六   绝境

七   转折

八   照片

九   杀青

十   走红

十一   演员

番外一   十七岁偶遇

番外二   《陌路狂想曲》拍摄

番外三   李杨骁获封影帝篇

番外四   生日礼物


在线试读

大年初三,李杨骁开着他爸的小夏利,在挤挤挨挨的车流里艰难蠕动。

他的发小宋昶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正举着一枚钻戒眯眼端量,半晌,发表一句评论:“钻石好像没刚才在店里看的那么亮。”

“店里灯光打得足,”李杨骁瞥了一眼那枚钻戒,“也挺好了,五万多呢,她会懂你这份心意的。”

宋昶小心翼翼地把戒指搁回盒子里,手指摩挲着深红的绒面盒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嗯……还挺忐忑的。”

李杨骁也笑了一下,刚要接话,宋昶的手机响了。宋昶接起来,对着电话那头柔声细语:

“和杨骁在一块儿……嗯,喝了点酒……不多,看见兄弟高兴嘛……啊?手切破了,有没有事啊?怎么不小心点……还疼吗?”

李杨骁目视着前面那辆车的车屁股,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

车厢里弥漫着隐约的酒味,是宋昶那边传过来的。

两人一年半未见,中午吃饭的时候,宋昶带来了一瓶红酒。李杨骁是开车过来的,酒量又不算太好,喝多了身上会起疹子,就在一旁看着宋昶喝。

宋昶喝得面颊泛红,对着李杨骁掏心掏肺,末了还抛出一个重磅炸弹,说他打算和女友蔡珊求婚。这消息来得太过突然,以至于李杨骁足足愣了两秒钟。宋昶当时哈哈大笑,拍着他的肩膀说:“杨骁你这反应也太给力了,没想到今天会听到这个消息吧?算不算惊喜?”

李杨骁这才回过神,匆忙扯出笑容送了祝福,又半开玩笑地说:“岂止惊喜,简直是惊吓,我可真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也不知道这玩笑开得到不到位,有没有把心底那点惆怅掩盖过去。

饭后,李杨骁又被宋昶拉到珠宝店,替他挑了一枚求婚钻戒。李杨骁挑钻戒的时候,心思并不是那么单纯。他特地挑了一枚贵的——五万块钱,对于欠了一屁股债的李杨骁来说,已经很贵了。他也说不清自己是出于什么心理,也许是想看到宋昶脸上流露出些微窘迫的表情,借此贬低宋昶在自己心目中的光辉形象,也许是想听到宋昶表露出哪怕一丁点不舍得的意思,以此证明宋昶也并不是那么爱他女朋友。

可宋昶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利落地刷了卡。

“就这个吧,杨骁你眼光向来比我好……我相信你。”宋昶刷卡前是这么说的。

这态度落落大方,越发衬得李杨骁那点阴暗的小心思见不得光。



“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对啊,你肯定猜不到,哎不是……不对,还是不对,真笨,别猜了……”宋昶的电话打起来没完没了。

李杨骁在旁边听得越发不耐烦,心道恋爱中的人真是拿白痴当乐趣,当年光风霁月的宋昶谈起恋爱来怎么会是这个啰唆腻歪的样子?但恋爱中的宋昶应该是什么样子,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前面的车屁股终于挪动了一段距离,李杨骁轻踩油门,小夏利缓慢行驶了不到十米,又被李杨骁一脚刹车踩停。

下一秒,“轰——”的一声巨响,车身猛烈地震动了一下。

旁边的宋昶手里还举着电话,惊慌地朝李杨骁这边看了一眼:“什、什么东西爆炸了?”

李杨骁很快判断出发生了什么状况,回头看了一眼,瞬间飙了一句脏话:“追尾了!”

宋昶估计酒劲上来了,一脸蒙相,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手机里传来隐约的说话声,宋昶转过脸对着手机说:“没事没事,追尾了,人没事……”

事情发生得突然,李杨骁缓了几秒,才感觉心脏有点不舒服,估计是被刚刚那声巨响吓的。

李杨骁的惊恐情绪稍稍平息,愤怒情绪紧跟着冲喉而上,再一看旁边的宋昶还在对着手机念叨:“没事没事宝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气势汹汹地推开车门,快步冲着后面那辆车走过去,嘴里骂道:“怎么开车的,没长眼睛啊?!老子的……”话说到一半,后面那辆车的车主也走下来了。

那人留着圆寸,肩宽腿长,少说也有一米八五,脸部轮廓锋利,眉眼处尤其凌厉。他眉头微皱,和李杨骁同样的一脸不耐。

与此同时,李杨骁也看清楚了那辆车的全貌——那是辆黑色卡宴。

于是他的气势顿时就下去了一大半,气血不足地接上了后面几个字:“保险杠都给撞散架了……”

不过,李杨骁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才是占理的一方。眼前这人虽然看上去不太好惹,但他一腔怒火无处发泄,于是他打算豁出去——把卡宴车主骂一顿,出出气。反正小夏利都给撞成这副鸟样了,他可不想占着理还得装孙子。

李杨骁刚张嘴,一个字还没来得及往外蹦,迟明尧——也就是那辆卡宴车的车主——先开口了,也是压着火的语气:“是后面那辆车撞的我。”

“啊?”李杨骁愣了一下。

迟明尧没再搭理他,走到车尾看了看。

李杨骁越过卡宴朝后看了一眼,这才意识到这是一起连环追尾事故——三辆车撞到一块儿去了,卡宴成了夹心饼干。他跟着走过去,看清后面的罪魁祸首是辆本田。

本田车主这时也哭丧着脸下了车——他看上去年龄不大,似乎还是高中生的模样。跟着下来的两个年轻人也是一脸慌张,不知所措地看着那辆卡宴的车屁股。

作为最倒霉的夹心饼干,卡宴其实被撞得并不太严重,保险杠处只轻微凹进去一点,漆被蹭掉了一小块,相比李杨骁的那辆小夏利来说,卡宴只能算轻伤。但身价在这摆着,就算轻伤估计也够抵十几辆小夏利了。

迟明尧弯下腰盯着被撞凹的那处看了几秒,然后直起身子,摸了根烟出来,慢悠悠地点着了火,吐了口烟,对着几个男生问了句:“怎么回事?”

“哥,我真不是故意的……”那个开车的男孩看上去快哭了,“我们几个没见过世面,看见前面是辆卡宴就开起玩笑来了,一个没留神就撞上去了……对不起啊哥……我们还都是学生……”

“知道了,”迟明尧明显不想听他废话,弹了弹烟灰,打断他,“跟我这儿哭也没用,这车是我朋友的,我先打个电话。”

迟明尧朝路边走了两步,掏出手机拨电话。一旁的少年别过脸,手背在脸上抹了两下,哭了。

李杨骁本想把火气转移到这几个小混混身上,奈何这位正默默流泪的少年实在是哭得令人有些不忍,长得也挺好看,李杨骁作为一个资深颜控,愣是把这股邪火压下去了,还拍了两下这男孩的肩安慰道:“唉,人没出事就好……”

“还不如把我撞死了呢,”男孩转过脸不看他,声音带着哭腔,“我上哪找这么多钱赔他呀……”

李杨骁的胸口本来窝着一团火,因为这句话掺进了一丝心酸,他叹了口气,走到自己的小夏利车尾,蹲下来看了看被撞凹的地方,又抓着车后盖开合了几下。

宋昶这时也下车了,手里还拿着手机,看来是把女朋友哄好了。他走到李杨骁身边,问清了事故状况,安慰道:“人没出事就好,车都有保险理赔的……”

话说着,他抬头看见了后面那辆车,脱口而出道:“我去!杨骁,撞你的是辆卡宴啊?!”

围观豪车被撞的人群不出几分钟就聚成了一大圈,李杨骁的小夏利鲜少受到人群注目,这时正灰头土脸地瑟缩在卡宴前面。

李杨骁倒没觉得小夏利给他丢了脸,他满脑子都是一会儿回家他爹指着他鼻子尖骂“败家玩意儿”的场景,挺糟心的。

路边卡宴车主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被风刮到李杨骁的耳朵里:“哥们,不好意思,车被撞了,两面夹击……嗯,追尾了,前面倒没太大问题,后面保险杠凹进去了一点……行,你来看看?恒茂这里……”

宋昶也听见了,转过脸惊讶地问李杨骁:“这车不是他的?”

“他说是朋友的,”李杨骁看了一眼那人,说,“看这举重若轻的架势,估计也是个壕吧。”

宋昶点了点头说:“也是,人以群分……阿嚏!”他揉了揉鼻子,又一个喷嚏打出来,“——阿嚏!”

“不会感冒了吧?你进车里坐着吧,外面也没什么事,等交警来处理吧。”李杨骁说着,揽过宋昶的肩膀,不由分说地把他塞到了车里。



迟明尧打完电话,又报了警,走过来对后面开车的男孩说了句:“我朋友一会儿过来看看再说。”然后就倚着车门抽烟了。

李杨骁正蹲在路边抽烟,看到的正好是迟明尧的侧面。时值黄昏,夜幕尚未降临,迟明尧身披一件面料挺括的黑色大衣,慢条斯理地抽着烟,他轮廓深重,眉骨到鼻梁的线条尤其流畅漂亮,从身高和长相来看,有点像个混血。

李杨骁很久没看到这么有质感的帅哥了,一时忘记移开目光,看呆了。

迟明尧外表看起来淡定,其实此刻也糟心得很。一辆卡宴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关键这车并不是他的,是徐琰的——徐琰跟他的关系并不算多好,但这次听说迟明尧要来W市待几天,说什么也要把自己新买的卡宴借给他开。

现在可好,车撞了,就算修好了,他也欠了徐琰一个很大的人情,迟明尧心里很不爽。而此刻令他更不爽的是,不远处那个夏利车的车主,已经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了。

想找碴还是讹人?迟明尧忍无可忍地转过头去和李杨骁对视。

就在两人目光相触的一瞬间,迟明尧意识到李杨骁似乎并无恶意,因为他很快掉转目光看向别的方向,脸上还挂着被人发现的不自在。

迟明尧皱了皱眉,他觉得这个人很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但又一时想不起来。

他掐灭了烟,朝李杨骁走过去,走到他身边,居高临下地看他。

李杨骁有一瞬间的紧张,他不知道迟明尧为什么突然走过来,这人气场太强,对他来说有种压迫感。他感觉头顶有一道目光直直地射下来,于是便抬头看了看迟明尧,问道:“怎么了?”

“刚刚你在看什么?”迟明尧面无表情地问。

李杨骁看着他,脑子里不合时宜地闪过那个“你瞅啥?瞅你咋地!”的笑话,然后他不合时宜地笑出了声,还被自己吸进去的烟呛到了,咳了好一阵才停下来。

“没、没什么——咳咳,”李杨骁尴尬地摆摆手挥走眼前的烟雾,“咳咳咳——”

迟明尧有点无语,他往旁边挪了一步,离李杨骁远一些,直奔主题地问:“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李杨骁的咳嗽停住了。

在那一瞬间,他几乎要喜极而泣了,这是他第一次被人认出来!虽然看起来印象并不太深,但起码有印象啊!

他一脸不敢置信地抬头看着迟明尧,呆呆地问:“是不是在电影里?”

“你是演员?”迟明尧问。

李杨骁一阵猛点头,一脸期待地看着迟明尧,希望他下一秒能说出自己演过的片子。

但迟明尧只是冷淡地“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看着眼前这人的表情变化,迟明尧的嘴角微不可查地动了一下。他不怎么看电影,即使看,也是看些老片子,所以他可以肯定自己没在电影里见过这人。不过既然他说自己是个演员,那就好说了——迟明尧虽然自己对明星不太感兴趣,但他朋友圈子里不时会有人带些小明星参加聚会,看起来,眼前这人很有可能和他的某个朋友有过某种牵连或瓜葛。迟明尧想到这里,又垂眼看了一眼李杨骁。

平心而论,这人长得的确不错,虽然说话的时候傻了点,但不开口的时候身上有种冷冷清清的气质,一双眼睛尤其漂亮——看起来会是圈子里受捧的类型。

李杨骁已经收回了一脸期待的表情,此刻不由自主地有些失落。刚刚那一瞬间,他还以为会遇到自己的影迷——到目前为止,这种生物还从未在他的生命里出现过。

图书评论
综合评分

5星 1人

4星 0人

3星 0人

2星 0人

1星 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