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丽图书 
杂志期刊 
人气推荐
当前位置: 魅丽图书 > 古代言情 > 图书详情

锦衣之下.典藏版

(0人评论)

作者:蓝色狮

标签:悬疑推理,影视原著

销量:3

立即购买 阅读电子书 加入购物车

商品参数
图书简介


编辑推荐

古装爱情悬疑剧

任嘉伦、谭松韵领衔主演


【冷面腹黑锦衣卫大人×六扇门机灵女捕快】

猫戏老鼠何谓输赢,爱情就是一物降一物。

新增番外3万字

目录

第一章 先机

第二章 天赋

第三章 联手

第四章 幌子

第五章 恩情

第六章 争锋

第七章 尘事

第八章 示弱

第九章 | 测字

第十章 | 眉目

第十一章 | 说亲

第十二章 | 故往

第十三章 | 解围

第十四章 | 认亲

尾声

番外1 | 初心

番外2 | 婚后生活二三则

番外3 | 喜脉

番外4 | 锁龙里

内容介绍

朝廷十万两修河银款不翼而飞,六扇门奉命协助锦衣卫一同追查。

女捕快今夏不乐意了,前脚被锦衣卫抢功,后脚还要受其差遣。

锦衣卫大人陆绎什么来历——

当今锦衣卫最高指挥使之子,与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的当朝首辅严嵩相交日久。

顾及私心,亦为辨清敌友,她无意间成了他手中的一颗棋子。

弃她于深林,陷她于不义,追她入惶恐惊梦中,

陆绎对她,究竟是惜才,是愧疚,还是情难自已?

作者介绍

蓝色狮

中国作协成员。

虽是狮子座,本性却只是一头神神道道的大猫,深信脑中的故事真实存在于其他维度空间,故而将其写下,让众人皆可有缘一窥其貌。

已出版:

《一片冰心在玉壶》《漂浮大陆》《士为知己》《月魄在天》《灵犀》

在线试读

第一章先机

十二弯,不大的小镇,因有河口的优势,每年春日都有成群结队的刀鱼到此处产卵。本地人自不必说,路过此地的旅人客商,坐下来歇脚用饭时,也都要尝尝鲜美的刀鱼。

禧同酒楼的二楼,店小二殷勤地端上一道煨刀鱼,笑道:“两位客官,这煨刀鱼可是小店的一绝,两位尝尝,不好吃您就打我脸。”

紫袍客商是见惯这些店小二的殷勤劲儿,不耐烦地正待摆摆手让他下去,思量片刻又吩咐道:“和马夫说一声,今夜要连夜赶路,让他把马喂好了。”

“好嘞!我再给你包上些路菜,您路上饿了也有个嚼头是不是。”店小二乐颠颠地忙去。

坐在紫袍客商对面的夫人微微皱眉,半埋怨半撒娇地看着他:“怎么还要赶夜路?这里离京城已经很远,我想……”

紫袍客商抬手制止她再说下去,用筷子点点刀鱼:“还是稳妥些好。你不是爱吃鱼么,快吃吧。”

夫人似乎不敢违逆夫君,也未再多言,低下头去,举筷用饭。

片刻工夫后,店小二又端着两碗米饭上楼来,刚刚放到桌上,只觉一阵风自身边卷过,眨眼工夫凭空冒出一人坐到了紫袍客商与夫人的旁边。

“饿死小爷我了!”

坐夫人身边的那人瓜皮小帽,寻常青布直身,一副市井打扮,却是面有尘垢,风尘仆仆,刚坐下便自筷筒里取了双竹筷,胡乱在袖子上抹了抹,端过饭碗便往嘴里扒拉。间或着运筷如风,连着夹了好几口菜肴,吃得狼吞虎咽。

莫说店小二愣住了,便是紫袍客商与夫人也齐齐呆愣住,一时搞不清楚状况。

这瓜皮小帽边吃着,还不忘竖起个大拇指,含糊赞道:“这鱼好吃!”

店小二率先回过神来,只道此人与紫袍客商是一行人,忙赔笑道:“本店的煨刀鱼可是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一绝,是用火腿汤、鸡汤、笋汤煨的,所以鲜美无比。”

瓜皮小帽细细嚼了嚼,奇道:“怎么没刺?”说话间,又夹了好几筷子煨刀鱼塞入口中。

店小二笑道:“刀鱼本多刺,所以事先用快刀刮取鱼片,然后将刺尽数用钳抽取而出。”

“你们还真是不嫌费事。”

紫袍富商终于回过神来,怒不可遏地朝店小二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人从哪里冒出来的,吃白食的吗?!”

“您不认识他……”

店小二也吃了一惊,连忙就要赶人。

口中尚嚼个不停,瓜皮小帽腾出只手,自怀中掏出样物件,看也不看地朝店小二面前一挡:“……闲人勿扰。”

一见此物,店小二立马识趣地往后退。

“等等!”瓜皮小帽喊住他,用目光衡量了下盛着米饭的碗的大小,“再上……六碗饭!”

“马上就来,马上就来。”

自是不敢得罪他们,店小二一溜烟地下楼去。

紫袍客商虽然看不见瓜皮小帽手中之物究竟是什么,心下却隐隐有些不安,一手抠住桌边,双目紧盯着他:“你……你究竟是谁?”

筷子在碗底紧着扒拉几下,将剩下的米粒全都扒拉进嘴里,瓜皮小帽这才放下碗,用袖子一抹嘴,皱着眉头看向紫袍客商直接开骂:“你说你也是,这一路跑什么!仗着长一身膘啊!害得小爷我连赶了几天路,连顿热乎饭都没吃上……”

“你到底是谁?!”紫袍客商语气微微有些颤抖。

瓜皮小帽将手中之物往桌上一拍,沉甸甸的铜制牌令,上面凹凸有致的“捕”字清晰无比。

“京城六扇门,有人托我给你带样东西。”瓜皮小帽探手入怀掏了掏,油滋滋的手自怀中摸了摸,搜出一卷纸递给紫袍客商。

紫袍客商刚展开,面上表情便凝固住了——这是一张通缉赏格,上面赫然就是他的头像。曹昆,男,四十二岁……

瓜皮小帽探身勾着头,对照着他的模样,点头道:“画得还挺像,从面相上看,你可能是鼻头没长好,肉太少,你觉得呢?”

说话间,旁边的夫人已知大事不妙,颤抖着挪动脚步,慢慢往边上挨。忽地筷影一闪,右手小指头传来一阵疼痛,她低首看去,小指头被竹筷稳稳夹住,动弹不得。

“齐丘氏,或者现在我应该唤你曹丘氏?”瓜皮小帽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齐丘氏用力挣扎了几下,无奈那竹筷夹得甚紧,就如铁钳一般。

“坐下!”瓜皮小帽道,同时持筷的手微微一翻,将她的小指头朝后扳去。

齐丘氏疼痛难忍,只得颓然坐下,面露哀苦之色。

“你们俩也够狠的,私奔就私奔了,还杀了自家婢女,砍下婢女的头,将无头尸首换上齐丘氏的服饰再放到齐秀成家中,试图诬陷齐秀成杀妻。”瓜皮小帽摇了两下头,“好歹是夫妻一场,便是你爱上他人,又何至于这般阴毒。”

齐丘氏露出愤愤不平之色:“齐秀成没死?”

“那婢女虽然与你身形相同,却是处子之身,细微之处差别甚大,小爷我难道看不出么?”瓜皮小帽冷哼一声,啧啧叹道。

曹昆从怀里颤颤巍巍地摸出一小沓子银票,有二十两一张的、有五十两一张的,慢慢放到桌上。

“这些银两比赏格多出十倍不止,就请官爷高抬贵手,放过我夫妻二人。”他乞求地望着。

看见一沓银票,瓜皮小帽两眼发光,饭也顾不上吃了,伸手拿过银票数起来,还来回数了两遍,喜道:“三百二十两!”

“是是是,不成敬意,请官爷收着。”

“你怎么知道我月月闹亏空?”瓜皮小帽自言自语地算计着,“我弟的私塾学费又该交了,上个月还买了一筐炭送先生,弄得我一点盈余都没有。”

曹昆心中刚刚升起一线希望,却又见瓜皮小帽换上一副无限惆怅的模样。

“我担忧的是,此事若传出去,我可就连差事都保不住了。我总不能为了这银子,把你们俩都杀了灭口吧。”

曹昆夫妻二人同时一震,脸色煞白如纸。

瓜皮小帽尚歪着头,认真地思考此事可能性,犹豫道:“……应该不能吧?”

见此事已没有转圜余地,曹昆不再迟疑,他本就临窗而坐,趁着瓜皮小帽还在出神,站起来就翻出栏杆踩在屋檐瓦片上,往前跨了几步就准备往下跳……

“曹郎!”齐丘氏见曹昆竟然自顾自逃命,焦急唤道。

话音未落,曹昆已头也不回地跳了下去。


图书评论
综合评分

5星 0人

4星 0人

3星 0人

2星 0人

1星 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