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丽图书 
杂志期刊 
人气推荐
当前位置: 魅丽图书 > 现代都市 > 图书详情

赠汪伦

(0人评论)

作者:苏他

标签:双向救赎,深情虐恋,现代都市

销量:3

立即购买 阅读电子书 加入购物车

商品参数
图书简介


编辑推荐

苏他首部双向救赎深情之作

覃深×裴术

我用偷来的时间爱你,迟早得还回去。

你不要怕,有我在爱你。


作者介绍

苏他,天蝎座,AB血型。代表作:《赠汪伦》《风月》《三拾》等。


内容介绍

覃深在偷来的这段年华里,教了裴术一首又一首古诗。

裴术还是最喜欢《赠汪伦》那一首,她尤其喜欢那一句——桃花潭水深千尺。

她觉得,覃深就是从那桃花潭里生出来的人,深不可测,勾引着她不要命地探索。


目录

第一章你很聪明,我也不蠢

第二章裴术,我的狗死了

第三章你是喜欢的

第四章别把我想得太坏,好吗

第五章给她道歉

第六章跟你回家

第七章我爱的人

第八章你不要怕,有我在爱你

第九章让我见见他

第十章我找不到家的方向了

番外桃花潭

后记


在线试读

第一章  你很聪明,我也不蠢

Part 1

北京时间晚八点二十分,津水镇派出所办公室内,裴术瘫坐在老式转椅里,双脚交叉跷在办公桌前。她的脖子因为姿势缩进了领口里,这让她嘴里叼着一根山楂棒的模样更具痞气。

办公室里还有两个人,内勤科的荣放正在打游戏,巡警胡奉先正在看卷宗。

房顶上的电风扇呼呼地转,裴术刚从门口超市买的冰袋没一会儿就化成了水。

荣放开下一局的空档,抬眼,问裴术:“姐,你还用冰袋不?我等一下给你买去。”

裴术没应声。她左脸上的红肿转瘀青了,估摸着血液里的氧气没了。也差不多该没了,毕竟距离案件发生已经过去十多个小时。

胡奉先也问了一句:“要不要抹点跌打损伤的药?”

裴术把脚放下来,将山楂棒扔进垃圾桶里,进了讯问室。她把门锁上,关掉监视器,走到桌前,拉开椅子坐下,然后抽走了嫌疑人正在看的促销广告,迫使他抬起头。

讯问室的光线很暗,唯一的光线来自东边墙的天窗,打在嫌疑人的右脸上,让他看起来妖气十足。

裴术的耐性早在抓他时就被耗光了,没工夫跟他磨,直接问:“东西在哪儿?”

嫌疑人微微笑着,眼睛里没有光,但看久了仿佛会被吸进去。他俯身靠近她,笑容消失,嘴角的妖气转换成委屈 :“你总是冤枉我。”

裴术合了一下眼,站起身,绕到对面,然后薅住他的衣领,往下使劲一拽,接着提膝正中他的腹部。

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嫌疑人根本无力招架裴术最擅长的招数,被一顿收拾。

讯问室外的人听到动静,都没反应。他们已经习惯了。

裴术打够了,把嫌疑人揪起来摁在椅子上。她双手拄着扶手,逼近他的脸:“覃深,我告诉你,我有的是招让你认!”

覃深破了相,还在笑,整齐的牙齿染上了血,搭上他那张脸,又纯又欲,可氛围里总是去不掉那股诡异。他的头向右歪着,显得很疲惫:“裴警官,抓贼要讲证据,屈打成招太下作了。”

裴术一巴掌打过去,“啪”的一声 :“只有你去过金店,你跟我说不是你?”

覃深被打得头转了八十度,而后慢吞吞地转回来,温热的唇若有似无地擦到裴术的脸,再说话时声音更绵软无力了:“可是监控上并没有我拿走那两条链子的画面。”

裴术恨得牙疼,有那么几个瞬间,她真想掐死他。

覃深看了一眼天窗,笑了笑,靠近她的耳朵,故意小声说 :“裴警官,到点了。”

裴术忍住想掐死他的冲动,出了讯问室。

胡奉先司空见惯地说 :“关押时限到了,该放了。”

荣放很疑惑:“这个覃深有点意思。他是怎么做到毫无痕迹地把东西偷走的?难道是有什么特殊技能?监控都拍不到他的作案手法,可东西就是消失得无影无踪……真的绝。”

胡奉先悄悄地瞥了裴术一眼:“裴跟他打交道两年,就没一回讨到过便宜。你说呢?”

裴术正在饮水机前接水,闻言反应平淡,但在路过胡奉先时一脚踹翻了他的椅子:“废话真多。”

胡奉先叫唤两声,然后从地上爬起来:“没准他真是被冤枉的呢?你看他那阴柔劲,跟个女人似的,说他是唱戏的都比说他是贼更有说服力。”

荣放有不同的意见:“他要是个凡人,怎么姐每次逮他都受伤?”

两人就覃深展开讨论。

裴术喝完水把水杯往桌上一撂,打断了他们:“把人放了。”

 

Part 2

这一年才过了一半,覃深已经第六次从派出所的讯问室出来了。

他望着远处的天,灰霾挡住了月光。

早上就被关起来的他一时不知道是自己眼睛出了问题,还是天气真的不好了,明明昨天还很晴朗。他掸掸起了褶皱的衣摆,往家的方向走。

派出所到他家就两条马路,路经烟酒超市,他买了一瓶“牛栏山”二锅头和一包“软利群”香烟。

他走过最后一条马路,穿过胡同,翻墙跃进了一间废弃的印刷厂。然后径直走到家属区,在一片黑暗中迈进一栋五层半高的老楼。

他家在这栋楼的顶层,绿门,门面全是斑驳的铁锈,锁是那种挂锁。拧钥匙和开门时都会发出声响,在夜里尤其响亮。

门一打开,他养的那只土狗借着月光在他眼前平静地走过,并未对他进门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热情。它已经十多岁了,没那个劲了。

他把钥匙扔在桌上,整个人重重地摔进沙发,用胳膊挡住眼,睡了。

 

津水镇城东派出所只有六个人,大家轮流值班。

胡奉先体谅裴术因为金店失窃忙活了一天,还受了工伤,主动承担后半夜的值班任务。

裴术打了一天的“仗”,状态很差,体力和脑力都不行了。她也不是恪尽职守、业务第一的人,晚上十点多钟就下班了。她家在城西,骑摩托车最快二十分钟到家,这一次,她却用了一晚上。

覃深醒来正好十点钟。他捏了捏太阳穴,走到圆桌前,拉出折叠椅子坐下。他拧开刚买的二锅头,然后伸手在流理台拿了一个碗,倒了半碗。

他喝了一口酒,看向桌上唯一的一袋能吃的东西——狗粮,信手抓了一把,就着酒吃了起来。

吃了两口,他想起他的狗,扭头去找它,发现它躺在饭盆前,缓慢又悠长地喘着气。饭盆里是冒尖的狗粮,旁边还有水,整整一天,它一点都没动。

覃深走过去,蹲下来,看着它:“你少吃一口,我这日子也好不起来,你给我省什么?”

狗就看着他,喘着气,眼里充满抱歉。覃深微微仰头,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然后抱起狗,往外跑。

它快死了,覃深早知道,就这两天了。他也做好了它离开的心理准备,可痛苦从来不会因为有准备就有所减轻。

他抱着它去了最近的宠物医院,然后看着它在手术室里断了最后一口气。

裴术就在窗外,目睹了覃深从抱着狗进门,到看着狗死去的全部过程。她在马路上看到覃深时,不觉得他想在这么密集的时间里继续犯案,却还是掉转了车头,跟着他来到这里,看到了她在过去两年时间里,没有看过的他的模样。

两年前,裴术刚被调到城东派出所任职,城里就发生了一起盗窃案件——果冻厂的副总丢了一对镯子,是古玩意,挺值钱的。

副总在那期间只跟覃深接触过,可覃深并没有偷东西的机会。所里查了很久,一点线索都没有,这个案子让裴术的职业生涯首次受阻。

从那以后,再出现大型盗窃案,她均在现场发现覃深的身影,但就是毫无证据。即便拿到搜查令去搜他,也是一点收获也没有。

覃深这个人,渐渐成了裴术恨到牙痒痒却又无能为力的存在。

裴术印象中的覃深,瘦瘦高高,白白净净的,看起来弱不禁风,唯一的优势就是长得好看。说好看也不太准确,他应该是“欲”,至少他给裴术的感觉是这样的。

覃深很少说话,也不像其他嫌疑人有奇怪的小动作。他喜欢笑,笑起来会让人有压迫感。

他的思路也很清晰,能巧妙地避开所有的语言陷阱。

裴术前段时间重温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覃深给她的感觉,就跟主演玛莲娜给她的感觉一样。当一个男人兼具美貌、智慧,那他最好是个好人,不然就会有些糟糕。

裴术深知这个男人她对付不了,所以总在琢磨有没有捷径可以让他再也笑不出来。可是没用,她找不到捷径,他也总会露出令她压力倍增的笑容。

透过窗户,裴术见到覃深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只狗。他看起来跟医生一样麻木,可他一个翻口袋找烟的动作暴露了他的魂不守舍。

他脸上的伤很明显,是她打的。

她不是一个称职的警察,她一向枉顾规矩。因为总有人钻法律的空子,她不喜欢面对坏人时无可奈何的感觉。

她过去因为手段残暴,被处分了很多次,也遭到过很多犯罪分子的报复,可她改不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从这个角度瞥到覃深的伤时,竟然觉得自己下手重了,破坏了一张好看的脸。

她很快反应过来,笑自己的小题大做。她准备回家之际,被突然转身的覃深抓了个正着。

覃深就这么看着她,然后利索地从衣裳口袋里掏出烟盒,抽了一支烟出来。

他的无措没了,裴术知道他恢复正常了。

覃深跟宠物店的老板沟通了狗的尸体怎么处理,交了钱后,出来走到裴术面前。

裴术很坦荡,不准备跟他解释什么。覃深也没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只是说:“喝两杯?”

裴术跟他不是可以坐下来喝酒的关系,却也没有拒绝 :“去哪儿?”

覃深抽完一根烟,说:“你说。”

已经半夜了,喝酒的地方只有夜场了,裴术不想去,便说:“我家。”

图书评论
综合评分

5星 0人

4星 0人

3星 0人

2星 0人

1星 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