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丽图书 
杂志期刊 
人气推荐
当前位置: 魅丽图书 > 青春校园 > 图书详情

青梅知不知

(1人评论)

作者:木子喵喵

标签:甜宠,青春校园

销量:3

立即购买 阅读电子书 加入购物车

商品参数
图书简介


编辑推荐

在学校,总有人问——

“被执哥喜欢的那个叫程只的女孩有多好看?”

她不用多好看,只要他觉得好看就可以。

“能让霸王变柔软的女生有多厉害?”

她一点也不厉害,甚至总被人欺负,但每次陆执都能像英雄一样挡在她面前,厉害的是陆执。

“那为什么陆执会喜欢她啊?”

没有原因,就是喜欢。


作者介绍

木子喵喵

青春作家。北京城里独居,偶尔行走四处。想在闲适以后开一家猫咖店。想带

着猫和爱人停留在一处有故事的远方。

代表作:

《竹马钢琴师》系列

《泽木而栖》系列

《淮南以宁》


内容介绍

作为转学生,程只故意招惹霸王陆执,只为获得他的保护。

但在陆执心里,她澄净柔和的眼神,突然的脸红,却总能激发起他的“欺负”欲。

“我的小朋友,只有我能欺负。”

 

我喜欢你,喜欢你表面冷漠,却忍不住把我护在怀里的样子。


目录

第一章你向我走来的样子

第二章哥哥

第三章我想回家

第四章脸红了

第五章只有我能欺负

第六章小呆瓜

第七章好乖

第八章你送我的,就属于我了

第九章你骗我

第十章我想过来陪陪你

第十一章小朋友,我没事

第十二章他一直在,在保护着她

第十三章我每天都很想你

第十四章好久不见,我的小朋友

第十五章总有人欺负我

第十六章可爱的小只只

第十七章哭鼻子的小朋友

尾声


在线试读

第一章 你向我走来的样子

Part 1

我见过最美的风景,是你向我走来的样子。

四月中旬的宜城已经开始有点热了,太阳当空,晒得人昏昏欲睡。

尤其是下午第二节课,宜城一中高一(2)班的教室正在上化学课,教室里大部分同学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化学老师早已习惯这种情况,照常不误在讲台上讲着自己的课。

坐在最后一排的雨涵和春堂两人低头拿着手机在双排,打完一局游戏之后,雨涵看了一眼靠窗的空座:“执哥怎么还没来上课啊?”

春堂指了指头顶:“在楼顶睡觉吧……反正来教室也是睡觉,不如在上面,人少还凉快。”

“一会儿下课去找执哥吧!”

“你找死啊?执哥最讨厌睡觉被人打扰。”

“说得也是,不过执哥不在教室好无聊啊。”

“执哥就算在教室也是睡觉不会理你。”

“你懂什么?执哥在教室我有安全感啊!”雨涵想了想,又道,“对了,上节课班主任不是说转校过来的新同学会来报到吗?怎么没来?”

“谁知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还有半节课才下课,继续开一局。”

“开开开!”

 

教学楼楼顶平台,刚转来宜城一中报到的程只被一个长得尖嘴猴腮的人带了上来。

平台上有三个人,两男一女,三人脸上挂着一副“我们不好惹”的样子。

带她上来的人走到其中一个男生旁边说:“猴哥,人我给你带来了!”

坐在水泥高台上的“猴哥”候章祁抬头看了一眼程只。少女穿着宜城一中的校服,白色的短袖衬衫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凸显无疑。深灰色的格子短裙露出她修长白皙的双腿。她安静地站在那里,白净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她的五官极好看,短发及肩,露出圆润白皙的耳朵,看起来十分漂亮、乖巧。

候章祁朝身边的女生笑了笑:“你姐很漂亮啊,看起来蛮乖巧的,怎么跟人家过不去?”

那女生程只不陌生,她是王浩光明正大的女儿王子怡。

程只的母亲程茵是王浩的初恋,当年分手之后,程茵怀上了王浩的孩子,但王浩已经跟王子怡的母亲结婚。

程茵没舍得打掉自己的骨肉,独自将程只生下来并且抚养长大。

近几年程茵的身体情况越来越不好,这才找上了王浩,公开了程只的身份,程茵要求的不多,只希望王浩作为生父能抚养程只直到成年。

王浩将程只接回王家之后,王子怡一直看她不顺眼。

王子怡从小娇生惯养,在家里霸道惯了,根本不能容忍自己多出一个姐姐。因为程只要转来宜城一中,她还在家里大闹了一场,说程只这个私生女根本不配跟她上同一所高中。

“什么姐姐?她也配?不过是个私生女而已。”

王子怡的语气充满了鄙夷和不屑。她走到程只面前,用手戳了戳她的肩膀 :“程只,我不是跟你说了,别让我在宜城一中看见你,你听不懂人话吗?”

程只低头,看了一眼戳着自己肩膀的手指,忍了一下,不着痕迹地退了一步。

随即而来的是王子怡更过分的举动。她见程只不说话,冷笑了起来,“你妈求着我爸收留你的时候,可不知道她生了个哑巴女儿!”

程只的头皮被拽得生疼,但这一次她没有退,闭着眼睛承受着疼痛。

王子怡见她没再反抗,罢了手,对身后的“尖嘴猴腮”和另一个男生说 :“骚猪、狗子,这哑巴就送给你们了,你们……”她顿了顿,才说,“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身后的“骚猪”和“狗子”一脸坏笑地走了过来:“子怡姐,真的是想怎样就怎样?”

说完还看了一眼候章祁。

候章祁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你们子怡姐说了算。”

“好嘞!”“骚猪”和“狗子”迫不及待地走到程只面前。

“狗子”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眼程只。别看她只是高一的学生,但要脸有脸,要身材有身材,尤其是那双腿。

“狗子”的手伸到程只面前抬起她的下巴,她偏过了头。“狗子”刚“啧”了一声,下一秒,她的脸上传来一阵疼痛,又辣又火热。

“子怡姐,好歹也是你的姐姐,下手轻点。”“狗子”看着程只漂亮的脸蛋很快肿了起来,有点心疼地说。

王子怡看着被欺负的程只低头站在原地,白皙的脸上肿了起来,却一声不敢吭,心里舒坦极了。

她一把抓住程只的校服前襟,警告地说:“程只,你最好听话点,否则就不是肿一半脸这么简单!”

王子怡说完松开她的校服,在她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王子怡没忽略程只除了有一张极漂亮的脸,还有一双又白又直又长的腿。

程只低着头,脸颊高高地肿着,耳骨后的短发零散地落了下来,校服被她抓得皱成一团,看起来很狼狈。

但她没有动。

“骚猪”用手指勾了勾程只的书包带:“看起来还是个好学生,居然背书包来上学。让哥哥看看书包里都装了一些什么……”

“骚猪”说着,伸手将程只背的书包拽了下来,拽的过程中“骚猪”感觉程只有半秒钟的挣扎,但很快她便松了书包带。

“骚猪”直接将程只书包里的东西倒了出来,里面除了书本和笔,没有其他东西。

“狗子”拎起一本书的书皮,看了一眼上面的字:“高一(2)班?这班级有点眼熟啊?”

“高一(2)班?”一直没说话的候章祁忽然抬了眼皮,从高台上跳下来,歪了歪脖子,松了松筋骨。

“狗子”见他走过来,灵光一闪,道:“我想起来了,高一(2)班,不是陆私生子的那个班?”

“骚猪”被提醒,才反应过来:“对!那个陆执也是高一(2)班的!所以宜城一中的高一(2)班是私生子聚集地……啊!”

“骚猪”的话音刚落,一个石头稳稳地从后面砸中了他的脑袋。砸过来的石头有一个男生的拳头那么大,落在地上滚了一圈。“骚猪”摸着后脑勺的手上立刻染上了鲜红的血,他只觉得气息翻涌直上,怒吼一声 :“是谁给老子装神弄鬼?给老子滚出来!”

他刚吼完,几人就看见他们对面的高台后面走出一个少年。少年穿着宜城一中的校服,白色衬衫、深灰色长裤。不同于其他学生的严谨,他的校服扣散开了两颗,露出弧度漂亮的锁骨……和他的脸一样好看。只是他整个人像一块在烈日下都融化不开的冰,他一出现,楼顶的气温都降了下来。

“陆……陆……陆……”“骚猪”捂着流血的脑袋,“陆”了半天没“陆”出什么来。

候章祁眯了眯眼睛,叫了一声:“陆执。”

王子怡的脸色发白。

陆执似乎没睡醒,眼皮半垂着,但气场很冷漠,他用没什么温度的声音说 :“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这话是对“骚猪”说的。

 

Part 2

气氛有片刻冷滞,“骚猪”一咬牙,正要站出来的时候,“狗子”将他护在身后 :“陆……陆私生子,怎么了?大家都知道的事,不让人说了?”

下一秒,陆执揪住了“狗子”的衣领。

候章祁和“骚猪”反应过来,立刻去抓陆执。“骚猪”的手刚碰到陆执,就被他狠狠地摔在地上。“骚猪”本就刚被石头砸中头,这一摔更是让他觉得眼前一片黑,半天起不来。

当上楼来找陆执的同班同学陈昊和雨涵走上天台看见的就是其他两人倒在地上的情景。两人对视一眼,连忙上去拉开了陆执:“执哥,执哥,你冷静点。”

再这样下去要出人命。

两人好不容易将陆执拉开,根本顾不了被吓得脸色惨白的王子怡和其他被陆执揍得起不来的“动物三兄弟”,拉着陆执往楼梯口走去。

陈昊和雨涵跟陆执在一起这么久,或多或少都知道陆执有暴躁症,他发狂了,就算他们合力都拉不开。

好在他们上来得及时,被他们拉下楼的陆执很快冷静了下来。

此刻正是下课时间,楼道里站了不少学生,有别班的两个学生在走廊里追着玩,差一点撞上陆执。两个学生吓了一跳,面对一脸冰寒的陆执,一个劲道歉:“执……执哥,对不起。”

陆执没理他们,径自朝教室的方向走去。

两个学生才如同被赦免,忙不迭地跑了。

陆执走到教室门口后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程只:“你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陈昊和雨涵一门心思都在陆执身上,生怕他脾气控制不住失了控,这时才发现身后一直跟着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很狼狈,双颊有清晰的巴掌印,一看就是刚刚被欺负过,但她的眼睛特别水灵澄澈。

被陆小霸王这么一问,程只眨了眨眼睛,没说话。

雨涵和陈昊对视一眼,嘶……这小姑娘长得还真好看啊,软萌萌的一只,看起来……就很好欺负的样子。

陆执见她没说话,只是睁着一双无辜又漂亮的大眼睛看着他,

他没理她,往教室里走去。

此时上课铃声响起,走廊上的同学都陆陆续续回了教室。

程只跟着陆执进了教室之后,看了一眼他旁边的位子,一直到班上所有人都坐下之后,这个位子仍是空着的。

高一(2)班陆续进来的同学都看着这个跟在陆执身后进来的、从未谋面的、看起来非常软萌漂亮的同学,好奇她到底是谁。

然后他们就看见,这个非常软萌漂亮的小姑娘走过去,轻声对陆执说 :“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陆执没回答,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随后,她在陆执旁边的位子坐了下来。

接着,全员噤声,所有注视她的好奇目光都变得惊恐起来。

那眼神仿佛她坐到了什么龙潭虎穴上。

要知道,从幼儿园到高一,陆执从没有过同桌。

也有人不信邪,曾经有个从高年级降级下来的男生对这个传闻嗤之以鼻,坚持无视别人的劝导,嚣张地坐在了陆执旁边,还挑衅地对他说 :“老子今天就要坐这里,不止今天,从此以后都坐这里,你能拿我怎样?”

最后陆执没有拿他怎么样,只是一脚把他从凳子上踹翻,把后排的垃圾桶盖在他脑门上而已。

自此以后,再也没人敢挑衅陆执了。

大家都知道陆执不喜欢身边坐人,以他这不好惹的性格,程只这行为简直是在老虎脸上拔胡须。

可面对大家惊恐的眼神,她脸上的表情十分淡然和无辜,仿佛感受不到他们的视线。

而陆执好像似乎也没有要踹翻新同学,把垃圾桶盖在她小脑袋上的举动。

上课铃声响了没多久后,班主任陈塘边接电话边走了进来,对那头说 :“奇怪了,说好下午报到,她没来找我啊……咦?”

他看见陆执身边有点眼熟的面孔,又说:“我好像看见她了,挂了。”

陈塘挂了电话后走近程只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喊了一声:“程只同学?你就是程只同学?”

程只乖巧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老师好。”

女孩的声音清澈甜糯,像一缕清风拂过。

陈塘十分开心,连连点头,随后才发现她脸上的巴掌印。他皱了皱眉:“你脸上怎么回事?”

随后陈塘想到什么,怒吼一声:“陆执!你是不是欺负人家了?”

宜城一中霸王陆执的威名不止在学生之间流传,连老师也略知一二。

上次的同桌事件、新同学受欺负的事尽人皆知,那可是从高年级降级降了好几年,一直没毕业的男生,长得人高马大的,老师都头疼得不行,结果被陆执吓得转学了。

所以看见程只脸上的伤时,陈塘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陆执,这孩子也太残酷无情了吧?这么乖巧可爱的新同学他也下得了手?

当着全班人的面,残酷无情的霸王陆执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

倒是程只忙解释:“没有……老师,不是他……”

但是陈塘显然误会了程只的意思,以为她受陆执的威胁不敢说。他说 :“好!下课陆执和程只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程只有点茫然……

好在陈塘已经转移了话题:“现在,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班新转来的程只同学。

“来,程同学,你给大家自我介绍一下。”

程只顿了一会儿,忙站起来给大家鞠了一躬,然后软糯糯地说:“大家好,我叫程只,以后希望能跟大家成为好朋友。”

仿若幼稚园小朋友的自我介绍以及她几乎九十度鞠躬的动作,让全班学生静默了半秒钟后哄堂大笑。

在一阵笑声中,有人发现带着低气压走进教室满脸都写着“我不开心生人勿扰”的陆执,在听完程只的自我介绍之后,嘴角竟然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似乎也是被天然呆的新同学给逗笑的。

在一片笑声中,陈塘也笑了起来 :“看来程只同学是个很有礼貌的同学,大家不要笑她。以后她就是我们高一(2)班的一员了,大家以后多多照顾她。”说完,又严肃地警告,“尤其是陆执,不要欺负她!”

陆执:“……”

“好了,程只同学,你坐下吧!”

重新坐下的程只垂着脑袋,脸红红的,耳朵也红红的。

程只坐下之后,陈塘才像发现了什么……

程只竟然坐在了陆执身边,向来不允许有同桌的陆执竟然没反对。

陈塘推了推眼镜,没想太多,拿起书本 :“好了,我们现在开始上课。”

说完之后,他忽然想起什么,于是对程只旁边的某人说:“陆执,程同学刚转校过来,书本还没领到,你先跟她共用一下。”

于是所有人又看了过来。

众所周知,陆执上课不是睡觉就是旷课,上课听讲的时间大部分是数学课,语文课都是用来睡觉的。

就在大家以为陆执又不会理陈塘的时候,却见他将一本课本丢在程只的桌子上,然后趴在桌子上,脸朝着窗口那边睡觉。

程只看着桌子上陆执丢给她的语文书,崭新得仿佛从来没用过。

她打开书皮,内页写着龙飞凤舞的两个字,她勉强认了一下 :“陆丸?”

程只眨了眨眼睛,仔细看了一下,才发现是“陆执”。

大佬颜值高得一骑绝尘,字也真的丑得一骑绝尘啊……

图书评论
综合评分

5星 1人

4星 0人

3星 0人

2星 0人

1星 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