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丽图书 
杂志期刊 
人气推荐
当前位置: 魅丽图书 > 现代都市 > 图书详情

如果月亮不抱你

(2人评论)

作者:六盲星

标签:养成,甜宠,现代都市

销量:18

立即购买 阅读电子书 加入购物车

商品参数
图书简介


编辑推荐


傲气大少爷言行之×软萌小怂包岑宁
甜文大神 六盲星 甜蜜养成文
新增宠爱番外

家有指腹为婚的“小未婚妻”
言行之嗤之以鼻:谁爱要谁要
孰料打脸来得太快:
“岑宁,你欠我的。”
“我……欠什么?”
“你偷亲过我,所以现在还我。

谁都知道,你是我的人。家国在我肩上,而你在我心上。

作者介绍

六盲星,闷骚又大胆的水瓶座,擅长写甜文,文风清新自然,甜宠无虐,让人看了少女心爆棚。梦想就是希望看自己文的读者能感受到满满的甜蜜与幸福。

目前已出版作品:《你抱起来有点甜》《情深不可医》《晚心灼灼》《一瞬间喜欢你》。

即将出版作品:《以我今生所有甜》《你的小鹿乱撞》等。


内容介绍

岑宁

岑宁在父亲意外去世后,随母亲来到了指腹为婚的“未婚夫”言行之家。言家待她很好,可最好的是这里有言行之。言行之有傲骨却不冷漠,强大又待她温柔,唯一的缺点就是他始终把她当作小妹妹。于是岑宁把感情压在心底,努力成为能与他并肩的人……



言行之

言行之从特种兵的“枪林弹雨”里闯出来,发现那个总跟在他身后的小姑娘早已长大成人,并且耀眼得让他移不开目光……面对众人“兔子不吃窝边草”的“讨伐”,言行之把人搂在怀里宣誓主权——她是我窝里的草,不是窝边。


目录

第一章

行之哥哥

第二章

一句再见,并不意味着分别。

所以,一切都不用着急。

第三章

言行之,我怎么可能喜欢别人?

第四章

不是表哥,是哥哥!还是……老公。

第五章

谁都知道,她是我的人。

第六章

有值得开心的事时,她第一个想分享的,依然还是言行之。

第七章

你喜欢我?

第八章

因为喜欢他,她才要做到更好啊,这样,她才能心安理得地站在他的身边。

第九章

岑宁,我不会丢下你。

第十章

刚失去了一个至亲之人,害怕又失去一个,如果是这样,她真的承受不住。

第十一章

这个世界上,最牵挂的是你,最爱的也是你。

尾声

如果回到过去,我就告诉所有人,你是我的。

番外一

少年往事

番外二

婚后


在线试读

第一章

行之哥哥

十三岁那年,父亲死了。

母亲带着岑宁去了言家,那个她从来没去过,但是听说里面住了一个未婚夫的言家。岑宁还小,她对“未婚夫”这三个字了解得并不深刻,她只知道,那是一个跟她从未见过,但是应该会对她很好的人。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下午四点二十分,黑色轿车在一个站了哨兵的大门口停了下来。岑宁规规矩矩地端坐在后排,意识到目的地到了后才朝窗户外看了一眼。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建筑、道路、车子,甚至是客客气气给她开了车门的人……这一切都在她的认知范围之外。岑宁两只手攥紧了,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在微微出汗。

“魏夫人,到了。”从副驾驶座下来开门的男子对着魏品芳说道。

岑宁转头看向自己的母亲,后者对着外面的人点点头,又对岑宁低声道:“傻坐着干什么?下车。”

岑宁抿了抿唇,有些犹豫,但是在母亲不甚满意的注视下,还是乖乖地下了车。

副驾驶座上的那个男人领着两人往大门里走去,岑宁乖巧地跟着,那双眼睛却一直偷偷地打量着四周。这里的一切好像只有在电视剧里才会出现,大门口罕见地站着穿着军装的年轻男人,一动不动,仿佛视他们为空气。走进大门后是开阔的林荫大道,两边种着她还叫不出名字的大树,树干笔直粗壮,枝叶则交叉错杂,结下一片片树荫。

走出这条大道后右拐,视野突然变得宽广起来,这里竟然有一大片空地。空地上,还有一个小型方阵,他们穿着一样的训练服,做着整齐划一的动作。岑宁有些看呆了,那些人一个个都很高很健壮,齐喊口号的时候,声音震得她的心都跟着发颤。

“看什么呢?赶紧过来。”岑宁不知不觉就停下脚步,魏品芳见她没动,忙回头拉了她一把。

岑宁边走边回头,有些疑惑:“他们,在干什么?”

魏品芳低声道:“昨晚在家里怎么告诉你的?让你乖乖的,别问东问西。”

岑宁抿了抿唇,低头。

“他们在训练呢。”在前面带路的男人笑着给她解答,“这很常见,咱们院里也培养新兵,这一帮啊,是今年入伍的。”

岑宁对这样的场景还是有些好奇,一直忍不住回头看,于是小小个的人又拉下了一段距离。

“砰砰砰——”不远处传来几下球撞击地面的声音,岑宁的目光从那个方阵挪过来的时候,那个球正好不再弹跳了,悠闲自得地滚到了她的面前。哪来的篮球?岑宁还没来得及抬头,前面就已经传来一个声音。

“小孩,把球踢过来。”声线略低沉,表面波澜不惊,落到耳膜处,却好像深山密林里汹涌的深泉,能让人感觉到内里的神秘和力量。

岑宁抬头看向不远处开口的人,那人看上去十七八岁的模样,身穿白色运动服,脚上踩着一双白蓝相间的球鞋。他很高,眉目清冷且精致,长得尤其出众。此刻他静静地看着她,浓黑的睫毛微微垂着,明明没再说什么,却让岑宁生出了一种无形的压力。她捏紧了手心,心里一慌便抬脚踢了一下。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了,这一脚竟然只跟球擦了个边,篮球缓慢地往前滚了点,又停下了。

“噗!小姑娘力气真小啊。”那人身后一个穿着黑色运动服的男生小跑上前,弯腰捡起了地上的篮球,朝着领岑宁进门的那个男人道,“老高,小姑娘你带过来的?谁啊,亲戚?”

老高往回走到了岑宁边上,客客气气地答道:“不是亲戚,是老爷子请来的客人。”

这话一出,球场上正打着球的男生皆诧异地看向岑宁,就连先前那个说话冷冰冰的人也将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岑宁向来胆小,上课老师喊她起来回答问题都能红透整张脸,更何况是这么多男生突然都看着她。她下意识地往老高身后挪了挪,有些慌张地看向几步开外的魏品芳。

“言首长的客人?面子这么大?”语毕,黑运动服男生转头道,“言哥,你认识啊?”

言哥,姓言的吗?岑宁愣了一下,抬眸看向方才让她捡球的冷面男生。

“不认识。”那人眉头轻皱了一下,看向老高。

不过一个眼神,他也没说话,老高却明白他的意思,立刻恭恭敬敬地解释道:“是岑家的人,这小姑娘叫……岑宁。”

“什么?”言行之顿了一下,再次垂下眸子看向岑宁,这次,他原本冷淡的眼眸中有着明显的诧异,“你说,这小孩?”

“我不是,小孩。”岑宁不知怎么地就大胆地回了一句,虽然磕磕绊绊的,听起来也没有什么威慑力。

言行之身后的男生一边好奇地打量她,一边运球,篮球撞击地面发出了砰砰的声响,犹如此刻岑宁的心跳声。她想她知道他是谁了。老高这么跟他解释,他又姓言,那……他是言行之吧?这跟她想象中的不一样。爷爷在世的时候其实提过这个人,不管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总之她那会儿就模模糊糊地知道,言行之是对她来说与众不同的人。

从小到大,她得到的爱和关心太少,所以在脑海里,她想象的言行之就是那种温柔随和,会对她笑、对她好的人。可现在抬头看他,岑宁心底那点小心思就自己消失得干干净净了。眼前这个人眼眸清冷,像山峰处孤傲的月亮,又像黑夜唯一存在的火光。他看着她,神色冷淡且疏远,仿佛她只是一个不速之客。

“不是小孩?”言行之眉头微微一挑,似是觉得她说的话有些好笑,但他没继续跟她对话,只是看向老高道,“老高,带客人去爷爷那儿吧。”

老高:“您要不就先别打球了,回来吧。”

言行之没答话,他转身拿走了黑运动服男生手里的球,几步上前,跳跃,扣篮,球稳稳地掉进篮筐里,一气呵成。

老高也知道自家这位祖宗的脾性,见此也不催促了,只对着岑宁和魏品芳道:“咱们先进去吧,家里等着呢。”

岑宁这一路人走远了,言行之回头看着他们的背影,眸光微深。

边上有人问:“言哥,岑家是干什么的啊?哪儿的?”

言行之还未作答,好友辛泽川就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意味深长地道:“岑家?不会是传说中,你那未婚妻所在的岑家吧?”

黑运动服男生,也就是言行之好友之一,叫唐铮,眼睛一瞪:“真的假的?言哥,你这荼毒小学生啊!”

言行之一脚踹在唐铮小腿上:“滚。”

“行不行啊?这犯法吧?”唐铮退到别人身后,夸张地捂着嘴,“就刚才那小屁孩啊?老实说,我觉得这不太行。这姑娘这么小,怎么下得了手呢!”

球场上的几个男生皆笑了起来,言行之抵了抵后槽牙,露出一个痞气的笑:“你想这些?是变态吗?”

唐铮一边乐一边道:“不敢不敢。那啥,要不你先回去吧,毕竟……家有小娇妻了。”

那小孩,跟小娇妻实在搭不上边。但十七八岁的男生间开玩笑总是这样,言行之习惯了,所以也不当真。他轻飘飘地看了唐铮一眼,后者接收到这眼神,吓得直往旁人身后躲。

“先回了,明天打。”言行之最后还是先走了,当然,无关岑宁,只是打累了罢了。



岑宁跟着前面两大人走进大别墅的时候脑子里依然还在想着言行之这个人,他刚才那冷淡的眼神,那诧异的问话……都将她原本那些小期盼碾得粉碎。涉世未深的岑宁头一次觉得,有些人看着离得很近,其实是离你很远的另一个世界的人。

“这就是老岑的孙女啊?”言国丰有些感慨地看着岑宁,“乖孩子,到爷爷这边来,让爷爷好好看看。”

岑宁看了魏品芳一眼,后者点点头,示意她走过去。

于是岑宁小心翼翼地起身,坐到了言国丰边上。言国丰伸手拉住了她的手,眼眶有些红了:“可惜了,老岑看不到你长大了。”

提起自家去世的爷爷,岑宁也有些难受,她吸了吸鼻子,有点想哭。

言国丰拍了拍她的手背:“这孩子也上初一了吧?”

魏品芳点点头,低声道:“是的,今年刚上的初一。”

“老张家那孙女也初一,可看着比岑宁高多了,这孩子看着怎么这么小?”

言国丰其实还是说得委婉了,岑宁不仅看着小,而且明显营养不良,十三岁的孩子,至少比同龄人矮半个头。而且她整个人看着特别瘦,皮肤还有些泛黄。

“唉……也怪我,给不了她好生活。”魏品芳说着便有些哽咽。

言国丰皱着眉头:“不怪你,怪我。我应该早点了解你们的情况,早点接这孩子过来。我啊,真是对不起我那老友了。”

“您千万别这么说……”

一阵脚步声传来,岑宁从伤感的氛围中抽离出来闻声望去,只见门口处,言行之正微微仰头,一边喝着手里的牛奶一边朝里面走来。

他长身玉立,走路带风,跟这屋里沉闷的气氛格格不入。

“行之,你过来。”这时,言国丰叫住了他,“这是岑宁,之后你要好好关照。”

岑宁的爷爷曾经是战地记者,在言国丰当兵的那个年代,两人在战场上有过命的交情,也许下一定要结为亲家的约定。不过只是口头说说,之后言国丰在部队越走越远,岑宁的爷爷也没攀亲带故,回故乡去了。

言国丰一生戎马生涯,对兄弟情义尤为重视,虽然很久没跟岑宁爷爷联系,但后来听说他去世,儿子也没了,家中只剩下孤孙寡媳,就毫不犹豫地将岑宁母女接了过来。

他心里非常愧疚。

他一直以为这个老友过得很好,早年间两人联系的时候,老友也从没流露出生活艰难的模样,甚至,两人还曾就孙子和孙女的事说笑过。所以他一直没怀疑过,也未曾再去多了解一分。他早该想到的,老岑这个人就是嘴硬,就是这么不愿意麻烦别人。

以前那个口头约定,言老爷子一直不曾忘记。不过这个年代没有强求的道理,而且岑宁年纪确实尚小,没必要特地强调定亲这个话题。但他内心发誓,绝对不会让这个小姑娘再吃一丁点苦,如果未来她愿意嫁,那言家绝对没有不愿意娶的道理。

“站着做什么?还不过来!”言老爷子沉声对言行之说道。

言行之眸子微微一抬,从岑宁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他眼底那点冷漠和漫不经心。可他掩藏得很快,他将牛奶盒子随手放在一边,抬脚便走了过来。走近后,他对坐在沙发上的魏品芳点了点头:“您好。”疏离而礼貌,挑不出一点毛病。

然后他的视线落到了岑宁身上,他对着她短暂地勾了一下唇,面无表情地客气道:“以后,阿姨和……这位妹妹,生活上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随时找我。”

魏品芳忙笑道:“你就是行之吧?读高中了?”

言行之点头:“高三。”

“那成绩应该很好吧?宁宁刚上初一,成绩真不行。”

岑宁成绩确实不好,可此刻被魏品芳一吹捧一贬低地说出来,顿时觉得又自卑又难堪,她紧紧地捏着手指,低着脑袋不说话。

“没事,成绩不好可以赶上来的,宁宁还小。”言老爷子安抚道,“以后可以让行之给你补补课,他成绩还行,有不会的可以问他。”

魏品芳:“哎呀,那哪行啊!高三是关键时候呢,别让宁宁打扰他了。”

“这有什么!他平时在家也不念书,闲着呢。”

不念书吗?那成绩也能好?岑宁偷偷抬头看了言行之一眼,突然觉得他的光圈似乎又多了一点。

“行之,过来坐这边。”言老爷子指了指岑宁边上的位置。

岑宁心口莫名一紧,下一秒,那人却道:“打完球全身是汗,我先去洗个澡,你们慢慢聊。”

她整个人放松了一下,可又觉得有些失落。岑宁抬眸看着他径直上了楼,白色运动服很快消失在楼梯口,如风带过,毫不给人叫住他的时间。

言行之后来并没有下来,直到吃晚饭的时间,言家做饭的陈阿姨上楼去叫了他,才见他不紧不慢地从房间出来。

此时的餐厅,饭桌上摆满佳肴,丰盛到奢侈,而餐桌边,也多了言行之外出归来的父母。岑宁规规矩矩地吃着饭,偶尔也会偷偷地打量对她而言是陌生人的叔叔阿姨。言父很严肃,看上去有点凶。而言母则非常漂亮,在岑宁生活过的地方,她所见到的阿姨辈人物都是上了年纪不见风华的,可眼前这个女人……她应该比她母亲还大些,可看上去真是年轻漂亮。

“宁宁,怎么都不吃了?多吃点,你太瘦了。”言老爷子关照道。

岑宁回过神来,忙去夹了一块肉:“有,我,我有在吃!”

“嗯,不用拘谨,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

“谢谢,爷爷。”



晚饭后,言老爷子让言行之带岑宁和魏品芳去住的地方。言老爷子怕魏品芳和岑宁突然与他们同吃同住不自在,所以让他们住在这幢别墅隔壁的一幢小楼,它是附属于别墅的,中间有一条小走廊连通着。

说是小楼,但其实一点也不小,它有客厅,有厨房,还有两个大面积的房间。魏品芳进来后便去厨房、客厅四处打量了,而言行之则领着岑宁去看房间。

“你以后就睡这儿,吃的喝的厨房都有,如果还缺什么,就告诉老高,他会去买。”言行之站在房间门口没进去,只是用公事公办口吻交代她,“还有,你的行李等会儿会让人给你送过来。”

岑宁拘谨地站在他的边上,闻言点点头。

“不进去看看?不满意?”

“没有没有。”岑宁连忙摆手。

言行之低眸间便见小姑娘小小的手心在他眼前晃着,那慌张劲儿,看着还有点逗。

岑宁小声道:“我没,不满意,这里很,很好。”

“嗯,那就好。”

岑宁不怎么开口说话,所以直到现在言行之才发现她说话好像有点小结巴。

他微微眯了眯眼,但也没再多说什么:“你休息吧,我先走了。”

“言,言……”转身之际,边上那小姑娘怯生生地叫他,他回头看她的时候,她却涨红着脸叫不出他的名字。

言行之活到现在,身边来来去去都是一些世家子弟,他从没见过像岑宁这样可怜兮兮又怯生生的人,所以直到现在,他都在为爷爷从前将她是他未婚妻这件事挂在嘴边表示不解。当然,这件事对他不会有任何影响,毕竟,也就是一个小鬼,懂什么。

言行之:“还有什么事?”

“没……”岑宁抿了抿唇,低声道,“就是,谢谢。”

“不用。”

言行之走了。

不久后,老高将两母女的行李送了过来。岑宁现在有了自己单独的房间,很高兴地整理衣物,但她的衣服少得可怜,放进那豪华又敞亮的衣柜中显得很是寒酸。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岑宁的好心情。

“宁宁。”

岑宁停下手,回头看向走进她房间的魏品芳:“妈。”

“你言爷爷已经给你找了学校,过段时间你就要去上学。”

岑宁微微一愣:“那,我们还会,会回家去吗?”

“回家?”魏品芳冷笑一声,“哪还有家可以回去?你那不负责任的爸就这么丢下我们死了,我们还回哪儿去?而且我这身子骨能养得起谁?”

岑宁眸光微微颤了颤:“可,这不是我们家。我们,住多久……”

“以后会是你的家。”魏品芳见岑宁有些懵懂的模样,便严肃地说道,“你爸对不起我们,我也对不起你……但宁宁,现在你的机会到了。你一定要把握住机会,好好读书,好好听话,知道吗?”

岑宁半懂不懂,她看着魏品芳有些憔悴的容颜,最后还是低低地应了一声。
图书评论
综合评分

5星 2人

4星 0人

3星 0人

2星 0人

1星 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