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丽图书 
杂志期刊 
人气推荐
当前位置: 魅丽图书 > 古代言情 > 图书详情

王妃归来

(0人评论)

作者:蜀客

标签:仙侠,古代言情

销量:2

立即购买 阅读电子书 加入购物车

商品参数
图书简介



编辑推荐

蜀客

经典仙侠力作  唯美典藏版

 

冷情弈主×狠绝王妃

横跨两百年的爱恨情深

 

她痴心一人,倾尽一切却换来家破人亡

苦修百年,她化身归来,见他位高权重,大婚在即

你既娶我,缘何负我?即便负我,为何害我?

 

世事如棋局,他们都以为自己是执棋者

可是一旦动情,布局也是入局,谁又能称为赢家?

 

迭宕起伏的仙侠爱情经典钜作,残酷又热烈

尊贵如西聆君亦有不可得之人

精心策划的局,却不知原来早已在他人局中

“你以为这样就逃了?你逃不掉的,你永远都是西聆夕落,你逃不掉的!”


作者介绍

客,重庆人,致力于非传统言情、武侠、玄幻综合体结构小说创作,风格多变,已出版作品《奔月》、《小凰不是仙》、《重紫》、《落花时节又逢君》、《天命新娘》、《穿越之第一夫君》、《穿越之天雷一部》等。


内容介绍

五灵界,焰国,定王云泽萧齐纳侧妃之日,舞姬雁初引发了定王与南王的争夺并牵出了一桩旧事。

雁初长相酷似定王原配越夕落。当年越夕落要求萧齐此生只娶一人,萧齐应允,完婚后方得越军相助,王位稳固。

却不想越将军父子被奸细出卖不幸战死沙场,越夕落也在救援途中命丧黄泉,此后越军归服定王萧齐之手。

百年后,萧齐弃约再娶,这突然出现的女子,到底是民间平凡舞娘,还是带着一颗血淋淋的复仇之心,浴火归来的越夕落呢?


目录

小序

第一章 婚宴

第二章 归来

第三章 残花与试探

第四章西陵凤岐

第五章  惊夜

第六章 夜探家祠

第七章 局外局

第八章 恶魔

第九章 还恩

第十章 扶帘婉玉

第十一章 枫陵

第十二章 杀阵逢生

第十三章 交易

第十四章 入局

第十五章 议婚

第十六章 找到真凶

第十七章 胜利者

第十八章老将军的信物

第十九章 脱身

第二十章 焰脉之变

第二十一章 等待终局

第二十二章 特殊病人

第二十三章 故人不在

第二十四章 除夕宴

第二十五章 药

第二十六章 挑拨

第二十七章 来世之约

第二十八章 借计使计

第二十九章 最后的纵容

第三十章 真相

尾声

后记


在线试读

第一章 婚宴

五灵界,焰国,定王云泽萧齐纳侧妃,宴三日。

因是焰皇赐婚,场面比迎娶正妃时更隆重,不仅在朝官员,地方上也都遣人送来贺礼,迎亲的队伍足足排了皇城七条长街,百姓们纷纷观望。

焰国素以复姓为贵,云泽乃大姓,本为焰国古贵族,云泽萧齐因百年前助焰皇登基而封王,是焰国唯一的异姓王,深受焰皇倚重,手握兵权,此番迎娶的侧妃,乃是秦川将军胞妹秦川琉羽。

锦被鲜艳,地毡铺红,一夜花烛将燃尽。

暖意袭人,红彤彤的烛光下,云泽萧齐长身立于桌前,只着雪白中衣,灯光勾勒出冷俊的脸部轮廓,他双手拿着那顶火花冠,神色不辨。

同样的场景经历了两次,面前依稀站着另一个女子。

“我知道你是不得已,我不勉强你,我可以等,”记忆中那女子头戴花冠,笑靥里满盛自信,美丽如漫天彩霞,“既然已经是一家人,从今以后就要祸福与共了,我会帮你打理好内事的。”

百年,仍如昨日,琉羽也等了整整百年。

精致华美的火花冠,代表着尊贵身份,作为焰国迎娶正妻才能用的饰物,出现在本不该出现的场合,这是他对琉羽的补偿,尽管会带来不小的影响,甚至产生严重的后果。

他缓缓放回火花冠,星眸微闭。

“萧齐,在想什么?”身后,床上帐幔被掀起,琉羽半撑起身,一条玉臂露在锦被外,受室内暖意所熏,双颊犹染红,新婚夜过,未免有几分疲乏娇慵之态。

逝者已矣,红颜成灰,更当怜取眼前人。

“你醒了,”目光不觉转为温柔与宠溺,他走到床前扶起她,“时候还早,何不多睡会儿。”

琉羽倚在他怀里道:“今日还要进宫谢恩,回头赴宴的王妃夫人们个个都是贵客,想她在时,这些事替你安排得极周到,我只怕料理不好让人笑话,给你丢脸。”

他抱住她:“我不会怪你。”

“头一回当家就出错,岂不让下人们看轻,”琉羽移开话题,“这次陛下赐婚是有意为之,应该是影妃在背后挑唆。”

他只略略弯了下嘴角。飞鸟尽,良弓藏,君始终是君,共患难可以,随着手中权力越来越大,君臣生嫌隙也是迟早的事。

琉羽垂下眼睑:“你明知如此,还为我这么铺张,越军旧部会不会……”

“乌将军与昭恒将军他们都送礼来了,”他制止她再说,“我本该早些娶你进门,这些年委屈你了。”

“我并不在乎这些的,能陪在你身边就已足够,”琉羽柔顺地伏在他怀里,道,“你都执掌越军这么多年了,他们还念着旧主,始终不是好事。”

他微微皱眉:“急不得,外头的事我自有道理,无须你操心。”

知道他不喜自己插手外事,琉羽忙识趣地转移话题,两人再温存片刻,琉羽就起床唤侍女进来伏侍自己梳洗,看着镜中美人,萧齐随手取了支金钗替她戴上,两人相视一笑。

琉羽站起身道:“我该过去给她敬茶了。”

萧齐迟疑了下,摇头道:“算了吧。”

“她毕竟是你名义上的正妻,”琉羽执意道,“焰国礼制,拜过她才能算云泽家的人,我不想落人口实,无妨的。”

萧齐沉默片刻,道:“既这样,我陪你去。”

 

云泽作为焰国大族,萧齐这一支又是正宗嫡系,家祠里香火不断,进门,迎面设着无数灵位,供奉的都是云泽家历代先祖,璧上悬挂着画像,记录着先祖生前容颜,以及族中的评价赞美之辞。

萧齐顿了顿脚步,搀着琉羽走向最后面那张供桌。供桌空荡荡的,上面只孤零零地放着个灵位,尘灰满布,炉中烟灰冷寂。

一丝惊怒之色自眸中掠过,萧齐当即松开琉羽的手,看着门口的管事冷冷地道:“云泽家祠是容你们吃闲饭的地方么?”

管事与仆人们早已心惊胆战,闻言全都跪地求饶,也是他百多年来从未认真看过这里,他们才敢如此怠慢,所有人早就认定他今日不会按规矩来的。

琉羽劝道:“罢了,好日子里就免了责罚吧,他们下回必定不敢了。”

她帮忙说情,萧齐这才忍住没有发作,示意仆人们退去:“先祖眼底,不论是谁,既进了家祠,就不容任何人怠慢。”

此话半是解释,琉羽嘴角微弯:“我明白。”

两个人重新转向供桌。

尘灰下的灵位,尚能辨识“云泽越氏夕落”几个字,供桌后方的墙上珠网遍结,挂着一名女子的画像,由于缺乏保养,已经破旧不堪,泛黄褪色,模糊得看不清容颜了,只从那姿态间感受到,其风神极美。

萧齐看了一眼便垂眸,亲自点一炷香插入炉中,不语。

琉羽别过脸:“你说过,她与你并无夫妻之实。”

“越将军父子之事始终是我的过失,如今越家已无人,云泽家理应收留,”萧齐轻声道,“何况她的死是我造成,我亏欠她太多。”

“是我失言,你不必内疚,”琉羽上前扶住他的手臂,眼睛紧紧盯着那灵位,“你是为了救我,她若怨,只管怨我吧。”

萧齐微微动容:“羽儿,多谢你。”

琉羽垂眸道:“她旁边……将来是你。”

萧齐沉默了下,回握住她的手:“你将来也会陪着我。”

琉羽抿嘴。

侍女们早已拿了块锦垫过来铺在地下,又捧上茶盘,琉羽拜过灵位,亲手接了茶敬奉,然后才在侍女的搀扶下站起身,冲他眨眼:“从今往后我就是云泽琉羽了,赶都赶不走的。”

见她娇态尽露,萧齐更有了珍惜眼前人的心意,抬手在她鼻子上刮了下,星眸中,平日那些锋芒尽数褪去:“再过半个时辰就进宫谢恩,我先出去准备,你再回房多歇会儿。”

琉羽答应着,目送他出门离开,许久才缓缓侧回身,唇边笑意逐渐敛去。

侍女们全都垂首。

忽闻“哐啷”一声,有如玉石碎裂,供桌上“云泽越氏夕落”的灵位被长袖扫落于地,好在那灵位乃是万年木所刻,竟无丝毫损坏。

贴身侍女艺如忙过来扶住她,朝灵位啐道:“生前令王上为难,死了还要留在云泽家的祠堂,但她不过是个挂名的王妃,从未享受过王妃的尊贵,如今定王府只有夫人,夫人何必跟死人计较?”

琉羽微微别过脸,语气暗藏愤恨:“这一百多年,我每日每时都在担心,生怕进不了云泽家的门,遗人笑柄,一想到是因为她,还要向她敬茶,我……”

艺如使眼色:“王上心里只有夫人,夫人早已经赢了她,何必生无谓之气,让王上知道反而不好。”

琉羽长长地吐出口气,点头道:“是我失控了。”

一名侍女连忙上来将灵位拾起,放回原位,其余侍女均不敢作声。

艺如道:“稍后还要进宫谢恩,夫人先回房准备吧?”

琉羽恢复平静,搀着她的手步出家祠。

图书评论
综合评分

5星 0人

4星 0人

3星 0人

2星 0人

1星 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