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丽图书 
杂志期刊 
人气推荐
当前位置: 魅丽图书 > 青春校园 > 图书详情

一万次心动4

(0人评论)

作者:一路烦花

标签:甜宠,爽文,青春校园

销量:1

立即购买 阅读电子书 加入购物车

商品参数
图书简介


编辑推荐

秦程CP终于撒糖了!

面对传闻中耐性不好的秦苒

程大少爷作死三连问——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现在找男朋友吗?”

“可以考虑一下我吗?”

 

苒姐:……

 

一路烦花 作品

原名《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宇宙星河

无一及你


内容介绍

传说中学小提琴半途而废,毫无耐性可言的秦苒竟是名师魏琳的首席大弟子?

经济条件窘迫,以搬砖为生的秦汉秋实际上是秦家流落在外的继承人?

高考状元、新生王、秦影帝的侄女……秦语咬牙切齿地看着校园论坛上的热帖,不敢想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

 

与此同时,秦苒正不知该如何回应程隽的死亡三连问——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现在找男朋友吗?”

“可以考虑一下我吗?”

 

秦苒:“……那我考虑考虑。”

A城,再起风云。


作者介绍

一路烦花,新锐言情作家,擅长撰写女性异能言情类题材,热衷描写少年人的热血。


目录

第一章 首席大弟子

第二章 秦汉秋的隐藏身份

第三章 一家都是大神

第四章 强势打脸,惊天逆转

第五章 她就是那个高考状元

第六章 秦影帝的侄女?

第七章 继承人

第八章 可怕的新生王

第九章 苒姐的两个普通朋友

第十章 被综艺之神眷顾的节目

第十一章 今天苒姐考虑好了吗

第十二章 再起风云


在线试读

楼上。

秦苒也直接给林思然填了一个J大,林思然这是纯文化课的分数,不占任何加分。这分数去J大没问题,至于选择什么专业,秦苒还是打电话询问了一下林思然。

“选什么专业?”秦苒靠在椅背上,腿搭着桌子,手里拿着杯水,慢慢地喝着。

林思然那边跟她爸妈讨论了半晌,最后选了金融。

秦苒还能听到林爸爸在那边嘀咕着“园林绿化”。

填完志愿后,秦苒的手机又响了一下。她看了一眼,是A城本地的来电,响了几声又挂断,然后一条信息进来——

“你好,我是戴然……”

戴然啊,秦苒眯了眯眼,是秦语的那个老师。她看完信息,却没有回,把手机调了静音,继续去练小提琴。

那边,林思然打完一局游戏。

班长发来语音:“林思然,你在A城吧,把信息给我,我明天去学校帮你填志愿。”

林思然回道:“不用,苒苒帮我填了。”

说完,林思然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她好像还没跟秦苒说她的考号、学号跟身份证号吧?

秦苒怎么帮她填的报考志愿?

 

与此同时,A城沈家,秦语在外面接电话。

沈老爷子看向林婉,压低声音:“那秦苒真是高考状元?”

林婉神色复杂地颔首。

沈老爷子不知道秦苒跟林家的纠葛,只是笑了笑:“有时间请她来家里吃饭。”

每年都有一个高考状元,虽然不是每一个高考状元都特别厉害,但大部分都不会差到哪里去,毕竟实力在此。

听着沈老爷子的话,林婉拿着筷子,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低头笑了笑。她没敢跟沈家提,她跟秦苒之间的矛盾太深,已经解不开了。

两人正说着,秦语已经从外面进来了,手里还有一张烫金的请柬。

沈家人跟林婉都看到了。

“是我老师的电话。”秦语把请柬放到桌上。

“戴老师?”听到是戴然打来电话,沈老爷子语气缓和,“是让你去协会吗?”

A城这个地方水深,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全军覆没,如同孟家,连得罪了什么人都不清楚,就没了。沈家因为加入了戴然这个圈子,也慢慢在金字塔外围站稳了脚跟。

秦语拿起筷子,淡淡开口:“明天是魏大师的宴会,我老师给了我一张请柬。小姑,你明天跟我一起去吧。”

“魏大师的宴会?”沈老爷子听到这一句,不由得撑着桌子站起来,“语儿,你怎么也不早说,好让我们给你准备一下礼服跟造型。”

沈老爷子说完,直接看向林婉,语气非常柔和:“你待会儿带语儿去看看高定的礼服,造型师也要重新找一下。”

秦语接触的大部分还是戴然的人,并不知道A城的势力分布,也只从戴然他们口中听到提起过“那几个家族”。A城水深,秦语现在接触的也不过浅浅一层,自然不知道更深一点的是什么人。不过看沈老爷子这么在意这个宴会,比当初戴然举办宴会时要上心不少。

秦语意识到……魏大师可能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不一般……

她不由得捏紧了手,这个暑假,她一定要考到六级,拿到新学员的第一!

还有……M洲的通行证。

 

翌日,下午五点。

李秘书从外面推门进来,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大小姐,您晚上七点有一场宴会?”

程温如放下手中的笔,“嗯”了一声,然后伸手按了下太阳穴。

李秘书点点头:“造型师半个小时后到达,我们直接从公司出发。”

他安排一向合理,程温如没有意见,接过他手中的请柬,翻开来看了一下。看到请柬上写的名字,她微微眯眼:“魏琳?”

“就是魏大师,小提琴协会的。”李秘书已经看过请柬,解释道。

“我知道,很厉害、很低调的一个人。”程温如合上请柬,站起来若有所思。

她只是疑惑,程隽怎么会给她魏大师的请柬?程隽看起来也不是有多少音乐细胞的一个人,以前也没听说他跟魏大师有来往,倒是听说徐家有个对小提琴十分感兴趣的晚辈,跟小提琴有些关系。

 

傍晚,林婉跟秦语盛装出席。

她们到的时候,酒店的停车场已经停了不少车,跟秦语一年前见的一样,不是不好惹的车牌,就是大面积的豪车。酒店大门处依旧铺着红毯,两边站着保安。

秦语腰背挺得很直,两人跟在戴然身后把请柬交给保安,然后走进去。

去年,她跟林婉被酒店保安拦住,告诉她正门不能走。

今年,她已经能步入这种层次的宴会。

宴会排场盛大,林婉跟秦语一进去就能感觉到。两人在A城参加过最盛大的宴会,就是戴然当初的那场收徒宴会。可比起现在,大巫见小巫。

大门边还挂着魏大师收徒的海报。

“魏大师收徒了?”林婉多看了一眼,不太相信,“他当初连你都看不上,还能收到谁?”

沈家人都知道,现在秦语是青秀第一。

很快,林婉就看到了中间的一行字——

“魏大师首席大弟子:秦苒。”

魏大师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收徒,而每年能入协会的新成员都是全国极其出色的小提琴学员,他都没一个看上的。所有人都觉得他可能是不收徒了,谁知道他不声不响地就收徒了。

身侧还不时有来往宾客交谈的声音:“魏大师竟然收徒了?”

“秦苒是谁?好像没听说过。”

“魏大师这么挑,能被他看上的一定不简单。”

听着耳边的声音,林婉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瞬间像是被五雷轰顶。她不由得抓住了秦语的手腕:“语……语儿,这上面写的是秦苒?”

秦语也抿了抿唇,前两天知道五级学员的事情,她就猜测到这位新学员要被协会里的那些老师争抢了……

谁知道,一直没有收徒的魏大师竟然收徒了!

“是秦苒,不过跟你想的不是一个人。”秦语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挺烦躁的,直接开口,“是我们协会今年的新成员,一入会就达到了五级。”

“是吗?”听着秦语笃定的话,林婉稍微松了一口气,不是就好……

“不然呢?”秦语看着上面的“首席大弟子”,讽刺地开口,“就她那样好几年不学琴,还能成为五级学员?怎么可能会是她?!”

秦苒刚去林家的时候,就说过她早就不跟灵海镇那位许老师学习了。

宁晴被秦苒的这句话气了半天,秦语记得清清楚楚。

听秦语这么说,林婉也反应过来。若秦苒被魏大师收作徒弟,林家那边怎么也会有风声,可秦苒半点风声也没透露。

林婉觉得自己最近是被秦苒的高考成绩给弄得恍惚了,才会觉得魏大师收的徒弟是秦苒。

两人身侧,戴然也看了这海报许久,脸上的笑容都收敛了,好半晌才抬脚往里面走。

林婉也镇定了一下,同秦语跟上了戴然。

宴会厅很大,服务生穿梭于人群之间,是秦语跟林婉都从未见过的盛大规模。来往的宾客也都没有见过,两人不敢多走动,只跟在戴然后面。戴然拿着酒杯,偶尔给她们介绍一个人。

这两个人,今天才算是摸到A城圈子的冰山一角。

 

六点五十分,李秘书跟程温如也到达了酒店门口。

李秘书递过去请柬,然后把车钥匙扔给了一个保安,直接有人过来帮他们停车。

可以看到周围还有不少记者,这些记者是正规报社受到邀请的。

“竟然还有记者?”程温如身上是一件红色的长裙礼服,勾勒出她完美的身线,鬈发松懒地披在脑后。

李秘书跟过来,也觉得万分奇怪:“动静好像不小。”

“程总。”张向歌看到程温如,连忙打招呼。

程温如看了眼张向歌,她记性不差,认出了这个人是经常跟在程隽、陆照影那行人身后的,略微点头:“你知道今天这里是干吗的?”

张向歌为人圆滑,张家本身是不能跟程家、徐家这些家族比的,可他交际能力强大,甚至连最难融入的程隽的圈子都能融进去,说明这人的双商绝对不低。

“今天是魏大师的收徒宴。”张向歌狗腿似的跟上了程温如。

“收徒?”程温如略微点头,她对小提琴不太了解,也不知道魏大师收徒意味着什么,“那他徒弟应该也很厉害。”

小提琴她不知道,但她却知道魏大师在M洲都非常吃得开。M洲聚集着全世界的势力,能在那里有一席之地的人都不简单。

A城那些后起的家族都已经在往M洲扩展了,只是世界上这么多国家,每个国家都有那么多势力,不是随便一个势力都能步入M洲的,一个不小心就会被M洲吞得什么都不剩。

张向歌开口:“程总,我听说秦小姐来了A城?上次见面我还邀请她去A城到处逛逛呢,没想到这么快就过了一年了。”

“你认识苒苒?”提到秦苒,程温如脸上的表情稍微变换了一下,精致的眉微挑。

“去年十月份……”张向歌看到程温如的表情,就知道她对秦苒的态度,连忙开口说起去年秦苒、程隽那一行人的事。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往里面走。

宴会厅大门口还挂着海报,不过两人一路上都在聊秦苒,没有注意到。

跟在两人身后的李秘书看到了,他脚步顿了一下,忽然开口:“大小姐,你等等。”

“怎么?”程温如双手环胸,微微顿住。

张向歌也停了下来,看到李秘书望着门口,他也朝那个方向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海报上的信息——

嗯?是秦苒。

张向歌愣了一下。

程温如也才反应过来程隽给她这张请柬的意思,原来是秦苒的拜师宴。

她这几天也知道秦苒每天晚上都在练琴,却并没有在意。毕竟她小时候也学过乐器,也就跟着老师学学,能完整地弹出一首曲子,在业余人面前能忽悠一番,可放到专业人士眼里就不太够看。

原本她以为秦苒也是这样的存在,毕竟秦苒的家庭环境她也听说过。可她没想到秦苒拉小提琴真的拉得非常好,好到能被魏大师收徒!

“秦小姐竟然是魏大师的徒弟?”张向歌也反应过来,难怪能在这里看到程温如。

他心底也有些莫名,A城圈子里从去年就开始流传着秦苒。不知道是从谁那里传出来的流言,几乎整个圈子的人都知道程隽身边有一个类似村姑的人物,还有一个月前的高考,听说程家给秦苒找好了大学……

张向歌也就之前在天堂会所见过秦苒一面,对她了解不太多,但知道陆照影跟程隽都很看重秦苒,所以没有与那一行人讨论秦苒。

眼下,张向歌觉得秦苒可能跟他们想象中的不一样……

“应该就是苒苒了。”程温如点点头。

见识过秦苒的抽屉,现在程温如觉得这件事也不是那么特别难接受。

进去后,程温如熟门熟路的,很快就在角落的沙发上找到了程隽。

一路过来,不少人认出了程温如,前来打招呼。不过看到沙发上的程隽,这些人面色迅速变换了一下,瞬间又离开。

“你竟然不告诉我魏大师的事情。”程温如从服务生的托盘中拿起一杯酒,居高临下地看他。

程隽没看她,只是望着一个方向,语气不紧不慢:“现在知道了?”

程温如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秦苒跟魏大师正从旋转楼梯上下来。

今天魏大师请的人都是他精挑细选的,也为了给秦苒进一步铺路,不仅仅是因为秦苒是他的关门大弟子,还有一个原因是陈淑兰临终前的嘱咐。

“苒苒,这世界比你眼里看到的还要大很多,你看不到的势力也还有很多。”魏大师压低声音,“不要觉得今天是终点,今天,只是你迈向这个世界的起点。”

说着,他往前走了几步,给秦苒介绍着一位老人:“这是M洲小提琴协会的副会长,你叫他恩格老师就成。至于M洲,两个月后,我再同你解释……”

“恩格老师。”秦苒非常礼貌地叫人。

恩格打量了秦苒一眼,然后看向魏大师,举了下酒杯:“这就是你选的徒弟?我很期待她。”然后又看向秦苒,“听你老师说你现在是五级,你老师说两个月后你能达到六级,我很期待你的表现,也很期待我们M洲能迎来新的成员。”

两方人打完招呼,魏大师带她接着认人。

恩格拿着酒杯看着秦苒的背影,挺奇怪:“我总觉得她有点眼熟……”

身边的人想了想,回:“可能因为东方人都长得一样吧。”

恩格微微眯眼:“是吗?”


与此同时,秦语跟林婉一直跟在戴然身后。

戴然在小提琴协会里几乎仅次于魏大师,实力也不错,但这仅限于在小提琴协会中,格局放大一点,比如放到A城来说,他跟魏大师的明显差别就出来了。

秦语跟在戴然身后,戴然正给她介绍着人。

两人说完,看到林婉端着一杯酒愣愣地看着一个地方。

魏大师作为今天的主要人物,他走动的方向人总是最多的,林婉自然也注意到。一看到那边,她眼睛就动不了了。

“小姑?”秦语叫了她一声,有些奇怪地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正巧看到魏大师在向秦苒介绍恩格的画面,秦语整个人也愣住。

戴然手中的一杯酒见底,正把酒杯放到服务生的托盘上,重新换了杯酒。

“你在看恩格先生?”他注意到秦语的目光,“恩格先生是M洲小提琴协会的副会长,也是M洲皇家演奏厅的负责人、马斯家族的门客。语儿,你今年暑假要把握好机会,进M洲小提琴协会。”

“不……不是。”林婉看向秦苒的方向,目不转睛,“秦苒怎么会在这里?”

戴然转头,看了眼林婉:“你说秦苒?她是今年协会的五级学员,这么多年,第一次有刚入会就达到五级的学员,现在是魏琳的徒弟,你们认识她?”

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林婉茫然失措地看向秦苒那边,好似麻木了。

刚来这场宴会的时候,她就听秦语说了魏大师跟他的徒弟,而后跟在戴然身后,又听到不少人提到这个。到后来,林婉也不觉得那个秦苒跟自己所认识的是同一个人。

直到现在,戴然一句话把她猛地拉回现实。

林婉几乎是喃喃地开口:“原来魏大师的徒弟真的是她?”

听到这一句,戴然更加确定林婉认识秦苒,不由得眯了眯眼,语气十分遗憾:“早知道你们认识,我当初就直接找你们,也不会让魏大师捷足先登……”

戴然感叹了一会儿,才低头看向秦语:“不过,这个秦苒刚来协会,距离M洲协会开放时间只有两个月不到,今年的名额她跟你争不了,不然你就要危险了。”

戴然估计秦语的水平两个月后能达到六级。

秦语进协会十个月,去年年底从小提琴四级成功晋级到五级,如今时隔半年,到六级也在意料之中。

秦苒天赋惊人,但两个月的时间,大抵也在六级。幸运的是秦苒比秦语大一岁,所以协会选择的还会是秦语。

戴然的话秦语根本就没有心思在听。

她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从来到A城、步入M洲开始,秦语就把自己跟以前的生活划了一道界线,她已经没有把秦苒、秦汉秋那一行人看在眼中,她还曾经驳斥秦苒不懂小提琴……

秦语连接下来的宴会都没有心思参加。

秦苒会小提琴?还是一进小提琴协会就达到五级的学员?魏大师的徒弟?

这世界是出了什么问题?!

 

秦苒不知道林婉跟秦语都因为她要疯了,她一晚上就跟在魏大师身后认识了一行人。除了恩格,其他都是魏大师在A城的核心人脉。

“闻音老师,你们俩应该很熟了。”魏大师继续向秦苒介绍,“这位是我们京协的刘副会长,以后你有事可以找他……”

这一圈都是小提琴协会的人,看到魏大师带秦苒过来了,全都站起来。

秦苒一个个十分有礼貌地打招呼。

介绍完一圈,魏大师带她去另外一个圈子。

等魏大师一行人走后,刘副会长这行人才面面相觑,其中一人开口:“魏老真的收徒了,不然,我真怕魏老在京协被架空,不过只收一人也太少了。”

“这一人比现在京协所有学员都要出色。”另一人眯眼,笑道。

“这个倒是,那秦语用四个月时间从小提琴四级考到了五级,到现在半年了,还没到六级。”旁边的人抿了一口酒,收回目光,微微思索,“不知道她俩谁先考到六级?”

“肯定是秦语,她达到五级后,在小提琴协会学了半年多了。那个秦苒即便天资惊人,我估计她应该四五个月后能考到六级。”

其他人想了想这速度,不由得咂舌。

并不是说秦语先考到六级,她就比秦苒厉害,京协这些人算的是时间。

秦语自去年年底到现在,花了近七个月的时间,还没考到六级,当然听说她马上就要达到六级,秦语的速度在京协真的算是很快了,有些人学三年都不一定能达到六级。

可这些老人估摸着秦苒达到六级只需要四五个月的时间……

听到这些人的讨论,闻音只是站在一边喝酒,并不参与。

“闻主任,这秦苒是什么来历?”刘副会长拿着酒杯看向闻音,“你觉得她几个月能考到六级?”

闻音朝他举杯,没有透露,只开口:“不清楚。”

“难不成……会是三个月?”看闻音那副模样,刘副会长整个人顿了一下。

闻音依旧笑:“魏大师叫我,你们先聊。”

其实……还能再逆天一点。

闻音跟刘副会长打了个招呼,就朝魏大师那边走过去。

闻音的表情着实有点耐人寻味,刘副会长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得眯眼:“难不成会是两个月?”

身侧的人听着刘副会长嘀咕,转过身来问:“副会,什么两个月?”

“没什么。”刘副会长摇了摇头,只觉不可能。

 

跟随着魏大师招摇了一圈,秦苒才找到了程隽跟程温如这儿。

看到秦苒过来,张向歌连忙放下手中的酒杯:“秦小姐。”

秦苒眯眼看了看他,点点头:“又见面了。”

虽然之前跟张向歌只是说了几句话,但她向来记性好。

这让张向歌十分惊讶,他甚至有点受宠若惊。他之所以记得秦苒,那是因为秦苒是不好惹的人,他也用心去记了,而且就秦苒那长相、那气质,一般人都很难忘记。

可秦苒竟然也记得他?

张向歌看向程隽:“听说秦小姐在J大,我在J大也认识学生会的几个人,秦小姐以后有什么不熟悉的就打我电话。”

程隽摸着下巴看他:“可以。”

张向歌立马给秦苒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还趁机加了秦苒的微信。

程温如好不容易等来秦苒,有一肚子疑惑要问她,不仅仅是魏大师,还有她那个抽屉的事情。只是宴会上人多口杂,还有不少端着酒杯来认识她或者秦苒的人,程温如就一直憋着没问。

直到宴会结束,程温如才跟秦苒、程隽一起离开。

“李秘书,你把我的车开回去。”程温如坐上了程隽车的后座,把秦苒也拉到了后座,让程隽开车。

程隽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程温如一眼,就发动了车子。

张向歌看着他们的车离开,才松了一口气。

兜里的手机响了一声,张向歌低头看了看,是狐朋狗友的消息——

“欧阳薇过几天有个局。”

若是以往,张向歌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毕竟现在在A城这个圈子里,欧阳薇是正经的炙手可热的第一名媛,不管是欧阳家的身份地位,还是欧阳薇本身……

可现在,张向歌回绝了狐朋狗友。

欧阳薇的心思在圈子里不是秘密,去了她的局,她一问话张向歌又不能不回答。毕竟欧阳薇他也得罪不起,唯一的办法只能避开她。

手机那边,狐朋狗友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一个个怎么回事?张向歌不是个‘交际花’吗,这么好的机会他不来?还有程木,以前看到欧阳小姐比谁跑得都快……”

图书评论
综合评分

5星 0人

4星 0人

3星 0人

2星 0人

1星 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