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丽图书 
杂志期刊 
人气推荐
当前位置: 魅丽图书 > 现代都市 > 图书详情

一万次心动

(1人评论)

作者:一路烦花

标签:男强女强,甜宠,现代都市

销量:15

立即购买 阅读电子书 加入购物车

商品参数
图书简介


内容介绍

A城有身份的人都收到

一封来自程家的警告信:

程家隽爷的女朋友外行、缺钱

成绩不好脾气差

请小心对待



黑客高手?小提琴八级?金卡VIP?学霸本人秦苒暗处冷笑——

“只有‘脾气差’”



慵懒阔少vs神秘女主

一路烦花 人气作品

原名《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不是你我棋逢对手

是我每一次都为你心动




作者介绍

一路烦花,新锐言情作家,擅长撰写女性异能言情类题材,热衷描写少年人的热血。已出版作品:《风云高校》


目录

第一章 初到云城

第二章 大佬接单了

第三章 一起上,省时间

第四章 神秘的板报画手

第五章 她好像要违背约定了

第六章 谁告诉你她是左撇子的

第七章 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第八章 大神,你掉马甲了

第九章 惹不起的人

第十章 “129侦探所”招新了


在线试读

第一章

初到云城

八月底,C国。日头当空,小镇热浪翻滚。

镇中心卫生院二楼略显破旧的门边懒洋洋地倚着一个女生,她穿着简单的黑白格子衬衫,低头的时候,领口歪了一下,两个袖子十分不羁地卷起。

再往下是一条低腰牛仔裤,有点旧,因为她的动作,一截清瘦细腻的腰露出来。

样貌惹眼到不行。

护士看到一个男人第三次路过女生时,她递给女生一根棒棒糖,朝病房内努努嘴:“苒苒,你爸妈来了?”

秦苒低头撕开糖衣,长睫微垂,将糖咬进嘴里的时候,才半眯着眼睛回道:“是吧。”

护士啧了一声:“看不出来。”说完便拿着病历匆忙离开。

病房里面来的的确是秦苒的亲生爸妈,宁晴和秦汉秋。两人十几年前就已经离婚,秦苒一直跟着外婆,半个月前外婆生病,眼下需要转院,宁晴跟秦汉秋才回来。

秦苒靠在墙壁上,一只腿微微屈起,面无表情地听着。

隔着门都能听得出宁晴的声音冷漠十足:“秦汉秋,我带我妈去云城疗养。”

秦汉秋看向她,目光复杂:“苒苒被退学了,灵海村没学校收她,你正好带她回云城上学。”

他们有两个女儿,秦苒跟秦语,两人虽只差一岁,各方面却天差地别。两人离婚时都想要带秦语走,那时候秦苒没人要,两人互相推托最后谁也不管,丢给了孩子的外婆陈淑兰。

病房内,宁晴心中郁闷,比起秦语,谁想要带一个只会打架斗殴的秦苒?尤其还要带入豪门,动辄就会被人笑话,宁晴心里千百般不愿意。

秦汉秋是被拐卖到云城的孤儿,结婚没几年宁晴就受不了秦汉秋的不上进,他除了搬砖就是工地,两人干脆离婚。离婚后,宁晴带着秦语嫁到了云城有钱人家,秦汉秋也迅速再婚。

“苒苒,你……”秦汉秋走出病房,看到秦苒,他顿了顿, “你在这里也找不到好高中,林家有钱有势,跟着你妈去,前途也会更加广阔。”

秦汉秋现在要养一个儿子,负担也不小,城里的房子还没买,总要为以后打算。来之前,他的现任妻子就打过招呼,不能把秦苒带回去。

秦苒往后靠了靠。卫生院走廊上没有空调,闷热的空气几乎凝住。她半低头,手指绕着衣领的第二粒白玉般的扣子。手指纤细,犹如凝结的玉脂,裹着冷意,漂亮到不行的眉眼又冷又躁。

她并不理会秦汉秋,解开这粒扣子后,忽然眯了眯眼,朝走廊上正对着自己的窗户看过去,眸子里寒光毕现。

跟窗户隔着几米远的地方是一间办公室。



对面办公室。

坐在椅子上的年轻男人穿着禁欲的白大褂,样貌清隽,身材俊挺。

是卫生院最近新来的主任,江东叶。

江东叶看了眼对面与卫生院并不相配的高定沙发。沙发上躺着一个人,修长且分明的指尖夹着一根烟,淡色的烟雾薄薄升起,手臂随意地搭着,目光似乎凝了半分钟。

江东叶顺着对方的目光朝外看去:“瞅什么呢?”

男人穿着黑色丝质衬衫,窝在沙发上,笑:“腰挺细。”

他侧着头,鼻梁很高,皮肤极白,半眯着眼睛,极长的睫毛遮住眸底,带着疏冷。似乎是刚清醒,声音低哑偏又带了不经意的清冽,携裹着几分清绝。

“嗯?”江东叶翻了页病历,没听清。

他抬头一看,瞧见这风流韵致的颜色,觉得A城里那些男男女女为这位三爷疯狂,也不是很难理解。

“没你的事儿。”程隽伸直了大长腿,倚在沙发上,轻笑一声,然后开口,“过两天这边任务完了你就回A城。”

“你呢?”江东叶回过神来。

骨节分明的手指将烟按灭在烟灰缸,程隽起身,两条腿笔直修长,微敛的眸子里氤氲着雾气。他伸手拍了拍衣服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烟灰,漫不经心道:“有其他任务。”



林家的车就停在小镇的卫生院楼下。

宁晴跟医生交涉之后,就直接带着秦苒和陈淑兰回云城。

“林家规矩多,别把你的那些坏习惯带到林家,听到没?”宁晴偏头,揉了下眉心。

秦苒只带了一个黑色背包,将包搭在腿上,半眯着眼有些犯困,不在意地点点头。她屈着一双又细又直的腿,浑身上下一股子浑不吝的匪气,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

“有这么困?你昨晚干什么去了?”在林家做了十二年的贵妇,宁晴现在举手投足间都是优雅,她最厌恶的就是秦苒身上与秦汉秋如出一辙的匪气。

秦苒从兜里摸出一副黑色耳机准备给自己戴上,不甚在意道:“去网吧打了一晚上游戏。”

随着她抬头的动作,半挂着的耳机滑到衣领里,搭在脖子上。

“你……你以后不准去网吧!”宁晴看着她这副不务正业的样子,严肃道,“别不服管,你要是拿出语儿的十分之一,我也用不着对你这么耳提面命。林家不是你外婆家,你的一言一行影响着你妹妹,自己不想好,你也别连累语儿。”

一想到还要去找关系,让林麒给秦苒找个好学校,宁晴越发烦躁。

以秦苒现在这情况,怕是找遍整个云城,也找不到一个愿意收她的学校。

宁晴当年仗着好样貌嫁给了丧妻的房地产生意人林麒。她带过去的小女儿秦语小时候就极其聪明,长得好看也讨喜,成绩优秀,天赋出众,从来没有让林家人为秦语学习上的事情操过一次心,不管放在哪儿都是其他人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林家人对秦语满意得不行,宁晴带秦语嫁到林家自然是高兴的。

可想想接下来要带着秦苒去林家,宁晴连中饭都没有胃口去吃。



下午四点,黑色的宝马停在了云城林家别墅前。

“夫人。”开门的是一个穿着蓝色上衣的中年女人,见到宁晴后面的陈淑兰与秦苒,目露诧异。

宁晴胸口有些闷,心烦意乱道:“张嫂,你带我妈跟苒苒进去,语儿要下课了,我去接她。”

秦语一向都是林家的司机接送,今天宁晴亲自去接,说白了还是烦心,不想在家里对着秦苒,要出去喘口气。

张嫂目送宁晴离开,这才偏头看向两人,目光中透着好奇。

“老太太,秦小姐,”她用极其隐晦的眼神上上下下扫了两人一眼,才开口,“进来吧。”

说着,她侧过头在前面带路,在两人看不到的角度,撇了撇嘴角。

陈淑兰一路走过,看到装修精致的欧式建筑,手指无意识地攥着衣角。

到大厅门边时,张嫂刚要拿出拖鞋,却看到陈淑兰就这么穿着鞋走进大门。

陈淑兰脚跨进去后,才察觉到张嫂望着她诧异的眼神。她虽然是乡下人,但一向爱干净,脚上跟衣服上都没什么灰尘。

张嫂的目光如芒在背,可外孙女就在身边,陈淑兰极力忽视张嫂的视线,挺直腰板。她往回走了一步,想要换鞋,却见张嫂将拖鞋又塞回去了。

林家客房多,张嫂摸不准宁晴现在的态度,准备将两人带到三楼的一间客房。

在二楼拐角处看到一间半敞开的房子,里面摆着的名贵的小提琴露了一个角,秦苒多看了一眼。

张嫂瞥了秦苒一眼,面无表情地道:“那是二小姐的琴房。”

秦苒挑着眉眼,懒懒散散地跟在张嫂身后,漫不经心地想着,看来秦语在林家很受宠。

楼上的客房非常单调。

“这是洗手间,热水器会用吧?”张嫂打开了卫生间的门介绍,仿佛她对面的两人是山顶洞人。

秦苒坐在矮桌面上,一只腿微微屈起,一手随意拨弄着摆在矮桌上的鲜花,袖子挽了一截,露出细白的手腕。

“二位先休息,需要什么叫我一声,我就先下楼了。”张嫂说了几句注意事项之后就下楼去厨房帮忙。

张嫂离开后,秦苒锁了门。陈淑兰看着一尘不染的漂亮房间,略微思索着,好半晌,才笑着道:“这位张嫂看起来人挺……挺好相处,以后……你跟你妈,唉。”

秦苒将背包往桌子上一放,闻言挑了下眉,没开口说话。

陈淑兰看着秦苒在摆弄自己的东西,也没打扰她,这个外孙女古里古怪的东西特别多。上次一起来看到桌子上摆着的散发着寒意的枪,陈淑兰着实被吓到了,不过后来秦苒说那只是一把仿真的玩具枪。

秦苒屈腿坐在桌子上,摆弄着背包里的东西,一台没有标志的笔记本电脑,看起来很新,也没有牌子,她随手放到桌子上,没去管。随后又拿出一部十分厚重的手机,她继续扔到桌子上。

她东西一向乱,在一堆物品中挑出了一个白色的塑料瓶。她拿起来的时候还发出晃动的声音,里面是水。外面只用黑色的笔凌乱地画了一个大写的Q,还贴着一张便笺。

秦苒将便笺撕下来,上面乱七八糟地写了一串字符,在旁人看来只是一串乱码,她看了半晌,扔到一边。手中只拿着白色塑料瓶,她偏头看了陈淑兰一眼,纠结了一下还是塞回兜里。

不多一会儿,张嫂上来敲门——

“先生跟大少爷回来了,正在楼下,想要见见二位。”



楼下,林麒跟林锦轩正在低声说话。

毕竟是又要带一个女儿回来,宁晴没有这个胆子擅自做主,在卫生院的时候就给林麒打了电话。

“听说休学了一年,在原来的学校记了大过,是个刺头儿,送进一中有点够呛。”林麒想着宁晴的请求,忧心地拧着眉头。

他原本以为秦语那么乖,她的姐姐也差不到哪里去,当时就没有多问。

眼下倒是麻烦,林家还从来没有出过这般劣迹斑斑的人。

林锦轩眉眼漠然,一手搭在沙发上,一手按着手机似乎在跟人聊天。

林麒说话的时候,他甚至连头也没抬,对林麒口中的秦苒兴致缺缺。

只是在听到楼梯口动静的时候,他不经意地抬眸瞥了一眼。

下一秒,整个人愣怔住。



林家是云城的勋贵之家,往上数三代,在云城都小有名气。林麒今年五十岁不到,没有这个年纪人的富态,依稀能看出年轻时的风采,温和儒雅,金丝边框眼镜下的那双眼睛总是不经意间显露出从生意场上浸淫出来的锋芒。

宁晴能嫁给林麒,连秦苒都觉得她运气好。

林麒手里捏了根烟,想了想,又放下:“小晴跟我说了苒苒的事,您放心,这件事我已经派人着手安排了。”

陈淑兰是个农村人,没有多少文化,第一次来这种处处充满了贵气的家族,手足无措到有些慌。即便林麒对她的态度很好,她也还是有几分不自在。

林麒感觉到了,只是笑着陪陈淑兰喝茶,偶尔说几句不让陈淑兰尴尬,一起等着宁晴回来。

秦苒背靠沙发,懒懒散散地按着手机,应该是在玩游戏。她的手指纤细漂亮,在透过落地窗洒进来的光线下白得过分。眉眼低低垂着,从林锦轩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她长卷的睫毛,微微颤动。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窥视,对方慢吞吞地抬起头。干净清亮的眼,眸底没有陈淑兰那般的惶恐不安,平静得犹如寒潭,漆黑深邃。九分冷,余下的一分是骨子里怎么也掩盖不了的桀骜与匪气。

林锦轩捏着茶杯的手顿了一下,也没有被抓包的尴尬,遥遥一笑。

秦苒散漫地收回目光,不紧不慢地换了个姿势,继续按着手机。

从未被人冷落过的林锦轩再次愣了愣。半晌后,他反应过来,将亮着的手机屏幕按熄,往后靠了靠,一哂,温文尔雅的脸上多了些玩世不恭的痞。

他心想:果然跟林麒形容的一样,是个刺头儿,傲得不行。

陈淑兰知道秦苒爱玩,平日里没事就喜欢玩游戏,她也不是没想过管秦苒,可对方每次都用那双漂亮到不行的杏眼看着她,眸底还氤氲着雾气。

这谁能顶得住啊?

陈淑兰顿时什么脾气都没了。

还能怎么办?那就惯着呗。

别说玩游戏,就算是逃课,陈淑兰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活了这么大年纪了,还是第一次这么溺爱子孙。可眼下秦苒打架休学一年了,陈淑兰又查出来病症,这一次她狠心不再理会秦苒的撒娇,不管秦苒用什么方法,她都打定主意让秦苒来云城上学。

林家当家作主的林麒就在眼前,陈淑兰一心想要秦苒在林麒面前落个好印象,她不止一次提醒秦苒别玩游戏,要在林麒面前好好表现,可就是……舍不得凶秦苒。

陈淑兰发愁,这位是大爷,这以后自己不在了谁能治得了她?

一屋子的人各怀心思,没怎么说话,直到宁晴带着秦语回来,气氛陡然缓和。

林麒看到跟在宁晴身后乖巧又好看的秦语,脸上的笑暖了几分。

一直对秦苒跟陈淑兰十分冷淡的张嫂,侧身迎上去,接过秦语手中的书包,语气恭谨:“夫人,小姐。”

坐在沙发上的人,包括林麒,都站起来了。秦苒在陈淑兰的瞪视下,懒洋洋地起身,靠着沙发站着,淡漠地看向秦语跟宁晴,又冷又傲。只看了一眼,秦苒就低头看着手机,倒也没玩游戏,似乎是在跟什么人聊天。

秦苒这履历搁在普通人群里都是差到不行,更别说是放在卓尔不群的林锦轩面前。

想到这里,宁晴心里有些烦躁。

宁晴哪里有脸在林家继承人林锦轩面前提秦苒?一说那可不就是笑话。

所以,她一直在跟陈淑兰、林麒说话,半个字不提秦苒。

“语儿为一中的校庆活动排练,所以回来晚了。”只是说起秦语,宁晴就眉飞色舞,神采飞扬。

“小提琴表演?”陈淑兰也觉得稀罕,惊讶地看了秦语好几眼。

张嫂新端过来两杯茶,听到陈淑兰的话,她笑眯眯地开口:“小姐从小就学小提琴,过九级了,学校里一有活动就会请小姐压轴。”

这句话让宁晴自豪又骄傲,这是她花费了无数心力培养出来的女儿。

陈淑兰本来也非常欣慰的,可听到张嫂意有所指的语气她心底就有些不太舒服,脸上的笑容都淡了几分。

秦语回来后就直接走到林锦轩身边,挽着林锦轩的胳膊,仰头笑:“哥,你怎么回来了?”

“有个项目。”林锦轩半眯着眼睛,语气是少见的轻慢。

毕竟是林家这一辈唯一的女生,秦语在林家十分受宠,林锦轩对她也有些放纵。

他一边说着,一边朝秦苒那边看了一眼,对方一只手插在兜里,一只手拿着手机漫不经心地靠着沙发玩着,垂着眼,看不清表情。

林锦轩的异样秦语看到了,她下意识地偏头。

在回来的路上,宁晴就给她打过预防针,秦语自然知道秦苒的存在。她看向秦苒那张脸时微微顿了下,然后十分平淡地收回了目光。

保姆很快就摆好了晚餐。

吃饭的时候,林麒看了秦苒一眼,想了想,开口:“就一中吧,还能跟语儿互相关照。”语气不急不缓。

林麒说完这句话,饭桌上的气氛就变了。秦语本来在吃饭,听到林麒的话,拿着筷子的手一顿。她看了一眼秦苒,似笑非笑的样子:“一中?跟我同级?”

秦苒是比秦语大一岁的。

连站在一旁等着的张嫂都不由自主地瞥了秦苒一眼,似嘲似讽,随即垂下脸。

啧,她还以为秦苒是来云城上大学的。

宁晴脸色有些僵,来林家这么多年从未觉得有这么丢脸过。

她身边的林麒倒是面色如常,语气挺温和的:“你姐姐因为一些事情,要重读一年高三。”

重读一年高三,不管怎么说,成绩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

“原来是这样。”秦语笑了笑,“哦”了一声,然后点点头,乖巧地不再出声。

林家人谁不知,秦语长期占据年级前五。

宁晴终于反应过来,实际上她的意思是把秦苒塞到私立学校,却没想到林麒要让秦苒去一中。众所周知,一中是云城最好的学校,基本上是学霸,秦苒这样的,在一中肯定是异类。

“可一中也不是好进的。”宁晴知道这一点,心情郁郁,瞬间倒了胃口。

少顷,她想起了什么:“苒苒,我记得你小时候报过小提琴班?现在多少级了?”

一中,是有艺术班的。

秦苒咬着一块排骨,低着脑袋认认真真地啃着,神色漫不经心,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宁晴刚想发火,林麒一记眼神看过来。她忍下火气,冷着脸将刚刚的那句话重复了一遍。

秦苒坐姿实在是不怎么规矩,跷着二郎腿,一只手拿着筷子,另一只手的胳膊就撑在桌子上。似乎才听到声音,秦苒抬了抬双眸。

听到秦苒学过小提琴,林锦轩也抬头看她。

他听到秦苒开口:“小提琴?”

说到这儿,她手撑着下巴,忽然笑了,声音寡淡,有几分凉薄:“那个啊,我不会。”

“不会?什么不会?你小时候就开始学,”宁晴手捏着筷子,骨节凸起,咬着牙道,“我每年都有打给你一笔钱去学小提琴,许老师说你天分好……”

“哦,”秦苒慢条斯理地拨弄着排骨,“许老师的儿子被我揍了一顿后,我们就没见过了。”

饭桌上弥漫着诡异的沉默。

秦苒就支着下巴笑,又坏又冷的那种笑。微微挑着的精致眉眼又有少年人的桀骜,细看,似乎还有一分浅薄的狠。用宁晴的话来说,就是“匪”,既匪又野,似艳似妖,偏偏又摸不着碰不到。

这是什么欠抽的表情?

又是什么欠揍的语气?

宁晴瞅她,眼梢气得殷红一片:“秦苒?!”

一中有艺术班,宁晴记得秦苒小时候琴学得不错,学习不好,换条路子,走艺术也是条出路。

没想到秦苒兜头就给她这么大一“惊喜”。

林麒下午看过秦苒的资料,知道对方是个刺头儿,却没想到这么扎人。

张嫂给宁晴端了杯茶。宁晴叹了口气,喝下,等一口气顺过来,也没再提这件事,只是紧绷的后背显示着她心情不大爽利。

林麒生意场上忙着,他自然没那个闲余时间围着陈淑兰跟秦苒转。

又或者,他觉得没必要。

吃完饭后,基本上就各自散开。秦语见林锦轩接了个电话出门了,便乖乖巧巧地跟宁晴说了一声,就上楼去拉琴了。

宁晴看看小女儿,又看看大女儿,明明都是她的孩子,怎么差别这么大。

“你跟外婆暂时住三楼,我待会儿让张嫂再收拾一间屋子出来。”宁晴捏着眉心,微微偏头,压了压心头的火气,放低了声音,“二楼除了卧室就是你妹妹的琴房,你没事别打扰她。”

秦语一离开,她脸上的温情就褪去。

秦苒靠着扶梯,点了点头,表情淡漠。

秦苒这态度还算听话,郁结了一整天的宁晴表情总算缓和了一些,毕竟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到底有那么些感情。

宁晴跟陈淑兰说了几句生活上的事,转头看到秦苒又拿起了手机,她眉头一蹙就要说道说道。

偏巧二楼的琴房门没关严,悠扬婉转的小提琴声音传出来。

宁晴一脸欣慰,转而跟张嫂道:“看来语儿过不了多久就能去考十级了。苒苒!多学学你妹妹,做事情要有始有终。”话头说着就又转向秦苒。

秦苒看了一眼二楼,她抬了抬眼皮,一双杏眼敛着几分坏,又漂亮得要命。

她转身,上楼,一双腿又直又长。

秦苒没理会宁晴,宁晴指着她的背,脸憋得殷红。

陈淑兰眉眼一跳,可又舍不得指责秦苒,就可劲儿安抚宁晴。


图书评论
综合评分

5星 1人

4星 0人

3星 0人

2星 0人

1星 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