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丽图书 
杂志期刊 
人气推荐
当前位置: 魅丽图书 > 现代都市 > 图书详情

黄烟

(0人评论)

作者:黄烟

标签:破镜重圆,救赎文,都市甜宠,现代都市

销量:1

立即购买 阅读电子书 加入购物车

商品参数
图书简介


编辑推荐

梁远朝的愿望是:家。

薄矜初:“你先满足我的愿望,你的愿望就能实现了。”

她写的是:希望能和梁远朝在一起。

 

隐忍少女×乖戾少年 

晋江金榜人气救赎文

她是带刺的玫瑰。

他赠她一座玫瑰园,任她肆意生长。

习惯了暗无天日的生活,只有你可以拯救我。


作者介绍

葵十月,一个偶尔写写东西的热血青年,努力多读书、多看报,带给读者更多更好的故事。

每个季节来临的时候,希望我在,你也在。


内容介绍

薄矜初单方面将梁远朝当成了自己世界里唯一的光,梁远朝得知她的企图之后,却还是动摇了,他帮她补习、送她回家。

那段时光如骤雨初歇后的暖阳,深深刻在彼此心里。

一切美好在毕业时戛然而止,薄矜初不想耽误梁远朝,狠心切断一切联系。

阔别十一年后再相见,梁远朝成了朝今集团高高在上的掌权人,而薄矜初还在同生活撕扯,和自己斗争。

这一次,她依旧选择主动出击。


目录

第一章 生姜茶

第二章 碎玻璃

第三章 长柄伞

第四章 石榴树

第五章 白宝珠

第六章 与少年

第七章 留齿印

第八章 泡泡糖

第九章 初雪

第十章 岁岁年年

第十一章 玫瑰园

第十二章 屋河镇

第十三章 寻药

第十四章 酸涩

第十五章 旧伤疤

第十六章 领证

番外 立夏


在线试读

第一章 生姜茶

“我和朋友说,逃避抑郁最好的办法,就是给自己一个世界,一个以你为王的世界,你所有的幻想都能在里面实现,包括你思念的人。你是我追随了四年的梁远朝,我想你了。”

落款时间是大二夏天。

薄矜初合上日记本,重新把它锁回铁盒,扔到床底。

泛着凉意的绵薄春光溜进女人的卧室,梳妆台上的镜子里映着一张精致的鹅蛋脸,薄矜初为了今天的活动特意化妆了。

昨天晚上有人在群里艾特她,问她是不是真的不准备去参加A大校庆了,她刚想回复一个“嗯”时,一则消息跳了出来。

同学A:“听说梁远朝学长会作为杰出校友出席。”

同学B:“真的吗?!”

同学C:“所以我有机会见到男神本人了?!”

同学D:“我告诉你们,男神本人可帅了。哈哈哈,当年他可是经济学院的风云人物。”

同学D:“不对,是整个学校,迷倒万千少女,我差点儿就为了他跨专业考研了,可惜人家后来出国了。”

以梁远朝为中心的话题火热开启,薄矜初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刷屏。

群里都是她读研时候的同班同学,半个班的同学都是从外校考进来的,而同学D恰好本科也是在A大念的,自然挑起了这个话题的大梁。

同学D:“我大二那年,是梁学长风头最盛的一年,他比我高一届,正好大三。那会儿学校论坛有个校花比赛,每个年级先选出一位女生。我一个女的都被迷得神魂颠倒,都太好看了。”

群里的“潜水怪”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还有本科在A大念的女生:“后来,四个校花接连向男神告白,你们猜他选了谁?”

同学D手速飞快,去学校的论坛扒出了几年前的帖子,把四张照片挂到群里。

薄矜初洗完脸,看着微信界面里,消息还在接二连三地滚动。

八卦是女生的本性,一群人聊得热火朝天,猜谁的都有,还有打赌的。

薄矜初擦干了手,忽然来了兴致,回了句:“我赌他谁也没选。”

同学D:“你怎么知道?!”

薄矜初问:“真正厉害的猎手一般喜欢射猎什么样的动物?”

凶猛、美艳、能激起人胜负欲的动物。

那四个女生都有一个特点——长相乖巧,毫无锋芒,估计梁远朝连看都不屑看一眼。

薄矜初没参与后续聊天,退出了群聊。这时同学D发来了私信:“你见过梁学长吗?”

薄矜初回了个问号。两人不熟,她没兴趣多说。

“我在想,如果你本科也在A大念,那么那年选出来的女生里肯定有你!”

薄矜初是一眼迷人醉的长相,特别是她叼烟的样子,就像刀尖擦过红玫瑰。

“说不定,梁远朝会选你。”

这话就欠点儿意思了,薄矜初直接删了对话框。

薄矜初躺在床上,一合眼就是那个男人的身影,十七八岁的梁远朝永远是鹤立鸡群的那一个,有一点儿痞帅,还是优秀的学生会主席。

她承认,她又想他了,想看看当初那个阴戾孤寂的少年变成了一个怎样的男人。

临近午夜十二点,薄矜初给宋沉发了条信息,让他明早来接她。

宋沉接到她的时候一脸错愕,他还是第一次见薄矜初化妆,忙不迭调侃:“哟,师姐,今天这么美!”

薄矜初一拍那小子脑袋:“赶紧开车。”

宋沉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问薄矜初:“您不是说不去了吗?”

“昨晚想了想,百年校庆,这次错过就要等下辈子了。”薄矜初看着飞速后退的行道树,“下辈子可不一定有那么好的命能考上A大。”

“可别,您可是年年拿一等奖学金的人。”

薄矜初望着窗外,遥想当年,谁能想到她能从三本院校考上重点院校的研究生。

不过就是大三开始没日没夜拼了命地学,才讨了个后来者居上,算不上多大的本事。

薄矜初问他:“你还要继续考博吗?”

宋沉坚决道:“不要!”

“那就来研究所吧,刚好可以继续跟着老师。”

正好遇到红灯,宋沉踩了刹车:“我上回暗示他了,他给我回了句,他不缺研究生了,让我滚去考博。”

“我要辞职了。”

“什么?”

宋沉大为惊愕,半天回不过神,红灯变成了绿灯,后面响起不耐烦的喇叭声。

薄矜初出声提醒:“走了。”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宋沉忍不住问:“为什么?”

“总不能一辈子闷在实验室里吧,你师姐我不是那么甘愿奉献的人。”

薄矜初的硕导陈伯生是A大生物研究所的所长,她是陈伯生的得意门生,毕业后顺理成章地进了研究所,跟着陈伯生搞起了生物科研。

作为陈伯生的人,必须奉行“研究大过一切”的原则。

在研究所待了三年,薄矜初每天至少有十二个小时泡在实验室里,陈伯生说过,完不成当天的任务不许离开实验室——无论是谁。

很多时候,她都是凌晨两三点才出研究所大门,连门卫大叔都赞叹:年轻就是好,充满活力。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哪里是活力,根本就是透支生命。

薄矜初倒也不是扛不住,不过就是眼下有了更好的选择。

宋沉:“这是有人挖了老陈的墙角?”

“不,是我跳槽了。”

“真的是因为这个?”

“假的。”

“……”

A大校门口挤满了人,到底是百年校庆,比以往任何一天都热闹。

宋沉找地方停车去了,薄矜初先进去,校园里除了指示牌,还有戴着红色袖标的志愿者,看样子是大一或大二的学生。除了绿化面积更大了,学校几乎没什么变化。礼堂还是老样子,陈旧却别有韵味。

校庆十点开始,第一排的红色座位是给领导和杰出校友的,也是整个礼堂唯一能被聚光灯照亮的一排人。

草草扫过一眼,薄矜初就有预感,那人一定是他。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脊背笔挺,是万里海域中耀眼的灯塔。

庆典的开头是枯燥乏味且极为冗长的欢迎词,等了好一会儿才到贵宾介绍:“下面,让我们掌声欢迎A大的杰出校友、二〇〇八届的学长、朝今集团的CEO梁远朝先生。”

男人解开西装,转身朝着人群微一鞠躬,起身的瞬间,眼神自然瞥过右后方,薄矜初呼吸一滞。

还好,她身处黑暗中,男人没发现他,此刻比她设想的再见多了些紧张,不过仅是一瞬。

庆典有一个环节是颁奖,其中一个获奖者正好是陈伯生。

主持人:“让我们有请陈伯生教授及其研究团队成员一起上台领奖,大家掌声欢迎。”

陈伯生走在前面,身后跟着薄矜初和路迟。

路迟知道今天要上台,特意穿了正装、喷了发胶,和平时实验室里那个蓬头垢面的男人简直判若两人。

薄矜初黑色的西装外套里是一条红色的吊带裙,脚上穿着细高跟鞋,披肩长发,耳环闪亮,丝毫不逊于电影节红毯上的女明星。

三人一上台,底下的同学欢呼阵阵,谁能想到秃头教授的团队里竟然是俊男靓女。

陈伯生对着话筒道:“喀喀,后面的同学稍加克制一下,会吓到你们的学长学姐的。”

“大家好,我是陈伯生,旁边两位既是我研究所的团队成员,也是我的学生。大家都看见了,男俊女靓,所以不是搞科研的就一定是秃子或者‘地中海’,哈哈哈……”

“自我介绍的事,就让他们自己来吧。”陈伯生把位置让给两位后生。

路迟绅士地摆手,示意女士优先。

“大家好,我是薄矜初。”话音未落,贵宾席上低着头的男人骤然抬眸,视线冷热交会,像往冰上淋沸水,寒意一点一点吞噬热气,一秒、两秒、三秒,梁远朝面无表情地垂下头继续刷手机,仿佛前一秒的对视不过是他看手机看累了,抬眼做个放松。

薄矜初重新扬起笑容,说:“陈伯生教授是我的硕导,趁着他还没退休,大家赶紧报考。不过作为过来人,我奉劝在座所有学生物的女生,未来入研究院需谨慎,踏过那道门槛,接下来的每一天都要拿命换。”

场下一阵爆笑,在众人的印象里,研究所里的女孩子都是不修边幅、死板无趣的,今天这位学姐却与众不同。

后面的陈伯生无奈一笑。

此时,台下有个女生举手问:“学姐,你和后面那个学长是情侣吗?”

薄矜初瞥了一眼贵宾席上的男人,他没反应。

与恋爱有关的话题像一根导火索,场内气氛一触即燃。

薄矜初回答女生:“承蒙学妹看得起,学姐早就过了恋爱的年纪了。”

“哇噢——”

镁光灯衬得薄矜初分外白皙。

女生接着问:“那学姐是结婚了吗?”

薄矜初浅浅一笑,既没承认也没否认,将话筒让给了路迟,这笑容映在学弟学妹眼里,被解读成了矜持羞涩的幸福。

梁远朝盯着手机里的简历信息,轮到他上台发言时才锁上屏。

礼堂后的小树林里,薄矜初侧靠在墙边,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盒女士香烟,烟头有一搭没一搭地敲在围墙上,思绪飞远。

刚才A大的杰出校友代表发言中,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如果你做不到勇往直前,那一定是你在贪恋过去。放下,前进,即可。”

所以,梁远朝放下她了,是吗?

一簇火苗凑近,白色的烟丝一缕一缕往上冒。

金属打火机被扣上,“吧嗒”一声,清脆、响亮。

薄矜初勾唇一笑:“好久不见,梁远朝。”她的唇比方才更红、更艳。

“是挺久了。”

十一年了,久到再不相见,他们都快忘了彼此还活着。

她依稀记得,当初两人撕破脸的那天,梁远朝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薄矜初,有本事这辈子都别再见,否则,我一定弄死你。”

空气凝固,骤然陷入死寂。

薄矜初手上的一长截烟灰掉落,恰好落在男人的黑色皮鞋上,他没反应,她也没动,直到路迟的电话进来:“人呢?”

“出来透透气。”

“老陈喊你。”要不是陈伯生逼他打电话,他才不会自讨没趣。

路迟:“教授说,你不回来,辞职信他不签字。”

薄矜初才不吃这一套:“那你告诉他,我要结婚去了,那辞职信他不签也得签。”

还没等路迟震惊,她就挂了电话,烟蒂被她摁在水泥墙上,留下一坨脏迹,她转身欲走。

梁远朝两步跨到她身前,半转过身问:“你从研究所辞职,就是为了进朝今?”

他早上一出门就收到了傅钦的信息,说今天人事部收到一封简历,有人想面试总经理秘书的职位。傅钦把简历传给他看,他万万没想到这人会是薄矜初。

阔别十一年再相见,两人比想象中更为平静。

“怎么?梁总裁是打算公报私仇?”

“没兴趣。”梁远朝紧盯着她,“我就是好奇朝今的总经理哪点吸引你。”肯让她放弃研究所的高薪工作,跑去朝今当一个文秘。

她笑了,媚眼盈盈:“钱啊,指不定那总经理看上我的颜值,趁着没到三十岁,还想再吃几年青春饭。”说完,薄矜初就走了,红色的裙边磨着白嫩的脚踝,高跟鞋发出有节律的声响。

梁远朝下颌紧绷,心里没由来地升起一股烦躁感。

晚上,傅钦给梁远朝打电话,谈到了早上那个女人的简历。

梁远朝:“拒绝。”

“这样的履历不多了。”三本升重点名校,还有国家高级研究所三年的工作经验,说明此人可塑性极强。

梁远朝:“道不同不相为谋。”

“那我明天让人事部发回绝邮件。不过看她的简历,能力应该不差,真不再考虑考虑吗?”

“你那么想要?我不缺秘书了,我有助理。”

“薄矜初,我记得她。”

在那个没什么零花钱的少年时代,害他输了五块钱的女人。

傅钦抿了口茶,嗓音湿润,语气中带了几分劝说:“你一直拒绝陈雅怡,不就是为了等她吗?”

对面无声,电话被挂断。

梁远朝在电脑上打开傅钦早上发来的邮件,里面是薄矜初的简历。

“二十七岁,女,未婚,本科B大独立学院,研究生A大……”

“未婚”两个字莫名被放大。

她不是说要去结婚了吗?结婚对象是谁?

梁远朝看着女人的蓝底免冠照,声音渗着冷意:“薄矜初,我们来日方长。”

那晚,云层一点一点吞噬月牙,薄矜初和梁远朝皆梦回从前。

一个眉头紧锁,一个眼角含泪。

图书评论
综合评分

5星 0人

4星 0人

3星 0人

2星 0人

1星 0人